我為什么不是佛教徒

勝己

 

  佛教是世界五大宗教之一。在東方﹐尤其在中國﹐佛教已深入文化與社會各階層。它雖根源於印度﹐中國人從上到下都承認它是中國人的宗教﹑是中國文化的傳統。中國文學﹑藝術﹑社會﹑政治都帶著極深佛學的色彩。若有人背棄佛教的信仰﹐就等於叛宗背祖﹐大逆不道了到底佛教的教義是什麼?它的宇宙觀﹑神觀﹑人生觀等等的看法又是怎麼樣呢  

 

   

  1. 佛教簡史 8佛學的女人觀
  2. 佛教的吸引力 9佛學的宇宙觀
  3. 佛教有理論系統 10. 佛之三十二相八十种好
  4. 苦﹑空﹑無的人生觀 11. 佛教法門
  5. 佛教有享受 12. 淨土宗与禪宗之比較
  6. 如何認識佛教 13. 基本教義
  7. 佛學的自然觀 14. 結論

 

佛教簡史

 
 

佛教的教主釋迦摩尼約生於主前563年於尼泊爾釋迦(Sakya)族的一小部落。釋迦的父親是部落的酋長。釋迦摩尼的原意就是『釋迦族的聖人』。

 

根據龔天民牧師﹐印度地大物不博﹐天氣炎熱﹐物質匱乏﹐四圍被高山大海包圍﹐與外界隔絕﹐人民極端迷信窮苦。從這環境所衍生的宗教﹐不管是婆羅門教﹑錫克教﹑蓍那教(Jainism)﹑與佛教都厭世迷信﹐主張苦行修道。筆者認為印度的窮困不僅歸之於地大物不博而主要的要歸之於婆羅門教的思想。婆羅門教的教義深深的挾制印度人的思想。從來沒有一個民族是這樣的迷信。如果一個窮人會拿牛奶去廟裡餵老鼠﹑拜眼鏡蛇﹑會相信牛是宇宙最高神的化身﹐可想而知﹐這個人一定是沒有前途的。這就是印度的情形。印度教是印度的枷鎖。

 

釋迦從小時就深受印度教的影響﹐對靈性的追求相當熱衷。尤其對人生的生老病死的痛苦﹑種性的不平等有極深的感受。於二十九歲時﹐毅然離開眾多妻妾兒女與他父親的期望﹐出家尋道。六年苦苦尋道﹐終於菩提樹下﹐開悟成佛。他把原有的印度宗教思想融會貫通加上自己的看法﹐整合成一套理論系統。其中如因緣觀﹐輪迴觀﹐業力觀﹐須彌山觀都是婆羅門教與其他印度教早已有的教義。比如說﹐釋迦把三道輪迴改成六道輪迴﹐因緣觀延伸成十二因緣﹐又有十善業﹑十惡業等等。當然釋迦也有他的創見如眾生平等的觀念與無神觀﹐是有相當的革命性的。話又說回來﹐釋迦所承繼婆羅門教四生的觀念﹐不合科學﹐濕生其實是也是卵生﹔釋迦的神觀也是相當的混雜如須彌山的宇宙觀與轉輪法王觀等等﹐極其不可思議。釋迦傳道四十年﹐八十歲因食死豬肉中毒﹐死於赤痢。

 

釋迦死後慢慢的被神化。到大乘興起時﹐佛教已從小乘的無神論到滿天神佛的多神教﹔從『涅槃靜寂』到『西方極樂世界』﹔從僧侶禁婚到西藏密宗的灌頂大法了。

 

 

佛教的吸引力

 

 

根據陳姳慧的觀點﹐佛教有吸引力﹐有幾個條件﹐『有系統﹐有組織體制﹐有階梯可長進﹐有寄託﹐有盼望可努力﹐有理性與情操的享受﹐有苦空﹑空無學說的理論。』除此之外﹐佛教能在中國生根也還有其他背景與根源。 如許多學者的看法﹐佛教能在中國發達要歸功於主前六世紀以後的中國的信仰真空。

 

中國原本有很清楚的天帝觀。在五經中的上帝是有位格(personality)的﹑超越的 神。他名叫昊天上帝﹑皇帝等等。但是到了紀元五﹑六世紀的時候﹐有位格的天帝觀已經被沒有位格的天道觀所取代了。上帝已經不是那有感情﹑思想﹑意志﹑仁愛﹑公義﹑聖潔的    神了。上帝已變成了僅僅是『生生不息的生命力』的宇宙原理了。這是學者高大鵬與梁燕城的看法。梁燕城又認為當秦始皇將原本上帝的名字-皇帝拿來用的時候﹐從此中國人就沒有了上帝。誰當皇帝誰就是上帝了。所以﹐當佛教傳入中國時正直中國人的信仰真空。佛教的『人人皆能成佛』的思想又與儒道的人本的天道觀與天人觀的『養天地正氣﹐與天合德』氣味相投。所以佛教就順順當當的成了中國的『國教』了。當然在歷史上還是有一些由皇帝所引發的『教難』是難免的。佛教的宗教性與中國文化的契和性是難以抗拒的。

 

 

                             佛教有理論系統

 

 

一個學說要能被人接受﹐必要有一套系統﹑解說。這是最基本的條件。人渴望要知道事物的本相。所以如果有一套能自圓其說的理論﹐一定會有人跟隨。在加州幾年有一套飛碟教的學說﹐認為當哈雷彗星出現之時﹐太空船會隱藏在彗星之後來帶走信徒們。所以有一批人在那天集體自殺等待被提。這消息震動了全世界。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這些人大部分是從事高科技工作的知識份子。當然﹐這些人相信新世紀運動(New Age Movement)﹐它是道道地地的密教(occult)。外星人(ufology)是新世紀運動的信仰之一﹐其中有邪靈的迷惑力量存在。但是﹐不可少的是這個密教必有其一套 自圓其說的理論﹐才會有這樣的迷惑力。

 

理論越完滿影響力越大。馬克思唯物論的思想﹐不管其對錯﹐是一套相當完整的理論﹐所以影響力更大。在過去的七十年﹐在歷史的實驗中﹐人類付上了慘重代價來認知它的錯謬。一個有影響力的學說思想當有其理論系統。佛教的系統就是佛法﹐如四聖諦﹐八正道﹑緣起論﹑三法印﹑輪迴等等。

 

 

                             苦﹑空﹑無的人生觀

 

 

最能表達佛教的中心思想就是佛法的四聖諦-苦諦﹑集﹑滅﹑道。它圍繞著一個中心主題-苦。第一聖諦-苦諦﹐釋迦採用婆羅門教的觀念﹐承認人生有苦難的存在。其中有八苦與其他各式樣的苦。第二聖諦-集諦﹐釋迦認為人的苦難來自十二因緣的的第一因『無明』而引起。因著無明而引發(緣)一連串的因緣﹐而至最後十二因緣的老死。老死並不是苦難的結束﹐而是另一生老病死的輪迴的開始。佛教這十二因緣的看法頗能解釋人生活中的因果關係。人如果能清心寡欲﹐確實能免除一些煩惱。但最根本的問題是﹐第一因的無明從何而來﹖佛教無法回答這個問題。第三聖諦是滅諦。佛教徒最高的『歸宿』是涅槃。涅槃是『吹滅』的境界﹐『我』不存在的境界。當一個人的『我』不再存在的時候﹐就可以脫離生死輪迴之苦。第四聖諦是道諦﹐是佛教徒的修行﹑積功德的方法。主要的方法有『八正道』-正見﹐正思﹐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定﹐以達到脫離因﹑緣﹑果的惡性循環。

 

苦是人最不喜歡又無法逃避的的事。佛教的這套理論相當迎合人的需要﹐特別是中國人。根據陳姳慧的說法﹐佛教使人『鬆口氣﹑知眾生皆苦﹑少吃肉﹑少輪迴﹑積德﹑ 唸經﹑拜佛。』 所以佛教有階梯可『長進』﹑有寄託﹑有盼望﹑可以修﹑可以積功德。佛教頗能與中國人根深蒂固的人本思想『人人可以成聖人』﹑『人人可以成真人』相契和。佛教的『眾生皆有佛性』﹑『人人皆可成佛』與儒家道家的思想是一貫的。

 

佛教的三法印﹐『諸行無常﹐諸法無我﹐涅槃靜寂。』﹐是驗定正信的佛教的標準。人生的無常與苦難確實是最能引起共鳴的了。這是所有哲學與神學最引人入勝的問題。比如說舊約聖經的約伯記與傳道書就用了相當大的篇幅來講論苦難的命題。佛教因著人生的無常與苦難﹐它的答案是厭世與消極的人生觀-無『我』﹐萬事萬物沒有不變的本體的存在。但我們在自然界或在人生中所看到的難道是只有無常的變化嗎﹖有沒有不變的規律存在﹖答案是是肯定的。在變化萬千的自然界的表面有不變的自然律。在人生裡更高的有美學﹐道德律﹐倫理等。在最高的神學的領域更是有屬靈的定律。在在的都不是『無常』而是不變的『常』。尤有進者﹐不變的律之後﹐一定還有定律的賦予者。就好像在電腦程式 的背後一定有程式的設計者﹔在偉大的著作的背後一定有一個偉大的心靈﹔在自然界的背後使其存在與護理()的一定是一個至高無上的『超自然』。所以有設計就指向其背後設計者的心靈﹔自然律指向自然律的賦予者﹔道德律﹑倫理﹑良心則指向其賦予者與審判者。宇宙萬有不但無常中有常而且有永恆不變的終極真理存在。

佛教的解答 

中國人最喜歡講積功德﹐修行了。佛教在這方面是相當的迎合中國人的口味。其實凡是人都喜歡靠己力(self-effort)登天的。除了基督教之外﹐有那一個宗教不是靠己力苦苦修行的。摩門教﹑回教﹑印度教﹑佛教﹑甚至天主教都是。基督教不說人人都有『佛性』而是人人都 有『罪性』。人不但不能『與天合德﹐養天地正氣』﹑『 成佛』﹑變成神﹐而是會『滅亡』﹔人需要 神的救贖。

 

當然﹐佛教的成佛不是那麼容易。兩千多年來﹐也只有釋迦一個人成佛。釋迦的十羅漢﹑八宗之主的龍樹﹑西天取經的玄奘等等﹐沒一人成佛。下一個佛是『再來佛』彌勒。根據佛經那還得在幾億億萬年之後。因之佛教推出了『他力』的思想。只要一念『阿彌陀佛』就可到『西方極樂世界』。

 

 

                             佛教有享受

 

 

陳姳慧認為信佛教也有享受﹐ 理性的享受與情操的享受。禪宗﹐天台宗﹐華嚴宗﹐唯識宗都是講『心』的教派。他們認為諸法皆空﹐萬事萬物及其現象不過是人心的一個幻象而已(maya)﹐不是實際的存有(reality)。這是婆羅門教的教理。

 

其實萬事萬物都是一個實在的『有』。即便在太空中也存在者訊息與殞石塵﹐不是無而是有。物質可以變成能量但不能被消滅。在空無一物的太空中也有力場。力場本身就是能量﹐是物質(有)的另一方式。在我們日常的生活與人際關係與環境﹐與我們自己或別人都有切身的關係﹐是需要去努力面對的。一個被虐待的環境並不是一種幻覺﹐而是實實在在﹐需要每天去面對﹑克服的苦難。當一個強盜半夜來撬門的時候。這也不是一個幻覺而是你要為妻兒的生命奮戰的時候。但人不都有這樣的知識。佛教提供了這些人思想理性上膚淺的娛樂。

 

最明顯的例子是 禪宗的公案了。如『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異空﹐空不異色。』(有就是沒有﹐沒有就是有﹔有不是不等于沒有﹐沒有不是不等于有)。還有 神秀﹐『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臺﹐時時勤拂拭﹐不教染塵埃。』  慧能更高明的回答﹐『菩提本非樹﹐明鏡亦無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禪宗講究的是﹐要『中亦不中』﹐模棱兩可﹐講等於沒講才算高明。這種高舉人理性而忽略一切的講究與操練﹐對某些人是會有相當吸引力的。天台宗乾脆的說『理就是佛』。

 

佛教還有『情操』的享受。人是有精神與靈魂的。上面所說的是精神層面上的﹐但人還有靈。這是為什麼人會對永恆﹑人生﹑來世有追求﹔換句話說﹐人有宗教的需要。佛教在這方面本來是無神論的。 但是人有靈性的需要﹐對永恆的渴慕是上帝賦予每一個人內在的天性。釋迦本來是一個人﹐晚年患赤痢而死。他只是一個尋道覺悟的人-佛。佛教到後來慢慢的變成了滿天鬼神佛的宗教。釋迦也變成至高無上﹑無所不在的至高神了。辜且不論其對錯﹐佛教滿足了人對宗教的需求。

 

因者人有靈﹐佛教的打坐也給人帶來『空靈』的享受﹑感覺。

 

 

如何認識佛教

 

 

宗教是極嚴肅的事業。因為它不僅是今生之事也關乎真理与人靈魂的歸宿。宗教信仰的內容与根基是在于其經書,而不在于其感覺与神通。感覺与神通是主觀的,個人的。不但不可靠,難傳遞,而且容易受欺。真理卻是客觀永恒不變的。可以說新的真理就有可能不是真理。佛教要求信徒要皈依佛法僧三寶,其實佛寶与僧寶的根基是法寶。沒有客觀的佛經就根本談不上信佛的內容。更談不上皈依僧了。佛經的教義就是佛教信仰的本質。要認識佛教就要認識佛經

 

宗教的經書如果是真理,那一定是超時間,超空間,永恒不變,宇宙性的。換一句話說,經書中若有一點不合事實,那么整本經書為不可信,整個宗教為不可信。這是我們對宗教信仰應有的嚴肅態度。此外,經書絕不可是憑空捏造無可對證的。舉例來說,摩門經說以色列失落的十支派,後來遷居到美洲。建立了什么城市,有什么貨幣,打了什么戰爭。可是從來這么多年來卻沒有一個考古學家挖掘到什么東西來證明摩門經的故事。神學性与歷史性是經書驗證的兩個最基本的標准。如果所信仰的是真神,那么其經書一定是啟示性的。超時空永恒宇宙性的真理。因著是啟示的真理所以一定是合乎歷史事實的。要認識佛教就要認識佛經。

 

我們回頭來看佛經。一般人大多有一個錯誤的觀念。以為佛經浩瀚,博大精深。更有人認為佛學是中國文化的精粹,五體投地般地佩服。佛經是浩瀚沒錯。大藏經有一百冊,每冊大約有九百多頁。每頁大約有一千五百字。佛經是文言文,并有艱深難明之佛學名詞,翻譯之地名,人名(許多字是字典找不到的),再加上印度歷史地理文物背景,更是無從下手。真實的情形的確是這樣。不但一般的佛教徒不讀佛經,就是和尚,法師們也不讀佛經。筆者發現,這其中還有一個秘密。就是,佛經不但不是博大精深,中國文化的精粹。而是,怪力亂神,反科學,反歷史,反常識,反人性的一個神話。佛祖釋伽摩尼不但不像孔子般的偉大,更不是『世尊』(Bhagavat﹐至上神【註二】)。而是一個沒有常識的大妄語者。以下列舉几個例子証明。其實,隨便翻開佛經的任何一頁,都可以找到它反真理,反人性,反歷史,彼此矛盾,互相沖突的証据。因著篇幅的關系不能一一例具。

 

 

佛學的自然觀

                             魚有多大? 海水為什么鹹?

 

 

『海水何故鹹。一味有三事。一者海中有大魚。身長四千里者。八千里者。万千里者。万二千里者。万六千里者。二万四千里者。二万八千里者。三万二千里者。皆清淨溺海中。故海水鹹。二者云起覆諸海放大雨。其云上至阿迦尼矺天。放大雨如車軸。洗蕩須彌稱諸天宮阿答和天。阿比波天。首皮斤天。惟呵缽天。梵迦夷天。下至四王天。其鹹水悉流入大海故。海水鹹一味。復次昔得仙道人能咒。咒海水鹹一味。 故海水鹹一味。 是為三事。』【註三】

 

佛經中的大魚(三万二千里)可以比佛經中的太陽(五十一由旬﹐二千四十里)大十几倍。海水為什么鹹?因為大魚便溺海中,以及須彌山的污水排下海中之故。空氣阻力能允許雨滴如車軸一般大嗎﹖此外,佛經須彌山的觀念,根本就是胡言亂語。是在宇宙中,太陽系,地球上所找不到的地方。大千世界的觀念﹐根本是一個荒謬的宇宙論。

 

 

佛學的女人觀

 

 

阿難。若女人不得於此正法律中至信捨家無家學道者。正法當住千年。今失五百歲。餘有五百年。阿難當知。女人不得行五事。若女人作如來無所著等正覺。及轉輪王。天帝釋。魔王。大梵天者終無是處。當知男子得行五事。若男子作如來無所著等正覺。及轉輪王。天帝釋。魔王。大梵天者。必有是處。』【註四】

 

佛經非常的歧視女人。釋迦摩尼主要的思想如下:

 

一.女人有臭穢不淨,惡口等九惡法。女人有三障十惡。

二.女人不能上西天,要經變性手續(女轉男身)【註五】。

       女人若好好”受持讀誦如法修行“可以變性【註五】。

三.女人不能做人間轉輪法王。女人不能做仞利天的帝釋天主。女人不能做魔王。女人不能做初禪天的大梵天王。女人不能成佛 (『作如來無所著等正覺』)。

四.女人使佛教的正法期減少了五百年。本來佛教可以有一千年的正(不偏不雜)法期。但是因著女人減少了五百年。

 

 

佛學的宇宙觀 – 反科學

 

 

『大海水深三百三十六万里。。天下有日月也。。從須彌山東出。。圍繞須彌山西入。。其宮殿正四方,其光明照周匝。是故圓。以天金水精淨作城郭。。廣長各二千三十里。高下亦等。城中有金欏宮殿。名。。高六百四十里。亦六百四十里。。有日天子坐。。日天子壽五百。。月城郭以天銀天琉璃造作之。月大城郭廣長各千九百六十里。高下亦等。城中有月天子。。月天子壽。以天上五百歲。。。有圓觀浴池。中生青黃白紅蓮花。种种飛鳥。相合而鳴。若有布施沙門道人死即生天子所。。』【註六】

 

海水深不是三百三十六万里﹐而是只有幾英里。日月也不是『從須彌山東出。 。圍繞須彌山西入』。 太陽不是正四方而是圓的。太陽沒有城郭。廣長不是二千三十里。『高下亦等』。沒有高六百四十里的金欏宮殿。沒有日天子﹐『壽五百』。。月上也沒有『城郭以天銀天琉璃造作之』﹐『大城郭廣長各千九百六十里。高下亦等。城中有月天子。。月天子壽。以天上五百歲。。。有圓觀浴池。中生青黃白紅蓮花。种种飛鳥。相合而鳴。若有布施沙門道人死即生天子所。』

 

   最初的世界/生命怎麼來的﹐那時沒有因也沒有果﹐第一因如何來﹖

   只能請到次因。地球為共業所成﹐只有人能造業(人道以下只受報﹐

   天道以上只享福)﹐地球從何而來﹖

 

 

佛之三十二相八十种好

 

 

『一者足安平。足下平滿蹈地安穩。二者足下相輪。千輻成就光光相照。三者手足網縵如鵝王。。十者平立垂手過膝。。十六胸有万字。十七身長倍人。。十九身長廣等。。二十二口四十齒。二十三方整齊平。。三十眼如牛王。。三十二相頂有肉髻。』【註七】

 

『足安平。足下平滿蹈地安穩』是台灣俗話所說的『鴨母腳蹄』﹐沒有彈性,不能當兵。『手足網縵,如鵝王』﹐手足有蹼,可以當游泳健將。『平立垂手過膝。。。身長倍人。。身長廣等』﹐身高,身寬各十一﹐二尺或丈六,与大象一樣。『頂有肉髻』﹐頭上有一大肉球。真是不可想像。

 

『獨尊之表軀體丈六。相有三十二。處國當為飛行皇帝。拾國為道行作沙門者。必得為佛。摩納。。熟視佛身相好不見兩相。一廣長舌。二陰馬藏。其意有疑。佛知摩納心有疑望。即以神足現陰馬藏。出廣長舌以自覆面。左右舔耳縮舌入口。』【註八】

 

佛的兩相,廣長舌与陰馬藏(像馬一樣﹐佛生殖器藏于體內,不現于外)。佛知摩納心有疑望,特地表演給他看。佛的廣長舌可以覆蓋整個面部。真是可怕。飛行皇帝或轉輪法王的描述与記載也是極其荒謬与非歷史性。

 

 

佛教法門

 

 

佛經的荒淫怪誕与自相矛盾不是一些獨立的個案而是普遍性的。隨手翻開一頁佛經,就可找出其神話的特性。作系統的歸類就可找出其矛盾處。佛學不僅怪力亂神,反科學,反歷史,反常識,反人性。其實,佛學的系統有很大的矛盾。

 

學佛除了『覺正淨』三法門之外,還有南傳佛教小乘,再加上密宗共五大系統。”覺“是指大乘禪宗,天台宗,華嚴宗,唯識宗等四宗是講『心』,『性』,『識』等『万法唯心』的法門。現在這四宗,除了禪宗以外都式微了。但剩下等法門也互相沖突。原始佛教与小乘不同。小乘的無神論与大乘恒河沙數鬼神菩薩佛的多神教相反。大乘禪宗的自力明心見性与大乘淨土宗的他力一心念佛又不同。『佛之一字,吾不喜聞﹐老僧念佛一聲,漱口三日』﹐就是這個道理。淨土的偶象是禪宗的乾屎楔。密宗的交鬼,念咒,与邪術根本就在佛教『覺正淨』三法門之外。

 

目前中國佛教徒大部分多採禪淨雙修的法門。但問題是禪淨雙修是否可能。從下表的比較﹐結論是兩者為不同宗教。因為信仰的目的,對象,与修行法門等的完全對立。

 

 

淨土宗与禪宗之比較

 

   

禪宗

淨土宗

       
  信仰對象 自己(自力修行,頓悟成佛。

『佛之一字﹐吾不喜聞﹐

老僧念佛一聲﹐漱口三日。』)

 

阿彌陀佛
  信仰目的,終極關怀 涅槃

淨土

  宗教分類 無神教  

多神教,神佛不                                                                                   千万佛、菩薩、鬼神

 

  修行法門 自力修行 他力

 

 

  如果將小乘與大乘作相同比較﹐結論也是一樣。兩則為不同宗教。因為信仰的目的,對象,与修行法門等的完全對立。那么由『正』門進入研習佛法如何呢?更是矛盾﹐永無翻身之日。  

 

 

基本教義

 

 

佛學的基本教義之一是『三法印』﹐『諸行無常,諸法無我,涅槃靜寂』。這是一個令人迷茫﹐絕望的道理。『諸行無常,諸法無我』﹐是說到宇宙萬事萬物沒有本體與無常﹐『空』與『無』的思想。但是我們所經驗觀測的宇宙與萬事萬物都是有規律﹐有秩序的『有』。即便在看不見的太空中也充滿了能量與信息。太空中有定量的隕石塵﹐可用來反射傳遞地上電波。不是『無我』。在物質界中有數學﹐物理﹐等自然律。在精神界中有美學﹐道德﹐倫理等定律﹐而不是『無常』。沒有情感﹐意志﹐思想的境界就是槃的境界-最好等於零。難道這是人類的終極關懷﹖完全己的消滅是最高的理想﹖若諸法(現象)無我,也就否定了佛法本身客觀的真理性了。

 

緣起論的無明﹐業報﹐輪迴與眾生平等的教義使人永無翻身之日。釋迦摩尼在世的時候﹐足不著地﹐不會傷害生物﹐沒有業報。有誰作得到﹖『佛觀一杯水﹐十萬八千虫』﹐又如何在生活中實踐﹖還要不要喝水﹖若業報﹐輪迴﹐與眾生(胎生﹐卵生﹐濕生﹐化生)平等是真理﹐家裡生了一個蜂窩﹐生白蟻﹐要不要除去呢﹖西來寺佔地數十畝。建築過程﹐殺害億萬無辜生物。因果如何算呢﹖以後還建不建廟宇呢﹖造橋鋪路是積功德嗎﹖可是卻殺害了無數生物呢﹖每人一生殺害多少生物﹖業報(一報還一報)何時了﹖對我們的親人是怎麼樣的態度﹖他們是來”『報冤』的呢﹖還是『報恩』來的﹖佛教講慈悲不講愛。沒有愛的『無緣大慈』是何等的可怕。對我們的父母要不要孝順﹖對兒女要不要『親愛』﹖與父母兒女要不要有牽扯』-愛。佛法是無法圓融的教義。只有『非』人才真的可以成佛。這是為什麼佛的另一個定義是『弗』人﹐不是人。

 

一切男子皆我父﹐一切女子皆我母』﹐夫妻還能同房傳宗接代嗎﹖下一個成佛的是阿彌陀佛﹐在五十六億萬年之後。什麼時候輪到你成佛呢﹖人人可成佛嗎﹖釋迦摩尼已成佛﹐了一切的緣。他再也不會與人結緣了。所以拜佛是無用的。反過來說﹐若因者你拜了他﹐造了因﹐佛又與你結了緣。根據因果論﹐他又會從涅槃掉進了萬劫不復的輪迴。其他還有許許多多的問題﹐如無明從何而來﹖因果論的第一因從何而來﹖都無法解決。佛法根本不美,因為需要許許多多的解釋修改。

 

從上所述﹐佛學的基本教義是矛盾﹐反真理﹐反人性﹐以毀滅自己為目的﹐無法圓融的神話。

 

 

結論

 

 

佛經為什么會這樣的荒謬絕倫?如許多人的看法,印度三面環海。一面靠喜馬拉亞山,物產不丰,民知不開。加上种姓制度及印度教的迷信,人民極其落後痛苦。才會有這樣的幻想。佛法不是啟示的真理﹐而是人本的思想產物。釋伽摩尼根本就是一個歷史上無比的大『蓋仙』。

 

如上所述,宗教的根基是在于其經典。真宗教的經典一定是啟示性的。宗教的經書如果是真理,那一定是超時間,超空間,永恒不變,宇宙性的。換一句話說,經書中若有一點不合事實,那么整本經書為不可信,整個宗教為不可信。這是我們對宗教信仰應有的嚴肅態度。因著是啟示,所以一定是永恒放之四海皆準之真理。如上所證明,佛經雖是佛教信仰的內容,卻是一充滿矛盾之神話。只要把大藏經的第一冊翻成白話﹐佛法就不攻自破﹐因為大藏經的第一冊是公認的『佛說』(本文的參考資料也只引用大藏經第一冊)。有人也許要說”大乘非佛說“﹐甚至說”佛經非佛說“﹔若是這樣,那么佛教信仰的根基又在那裡呢?

 

 

感謝

 

  感謝陳義憲牧師的十五冊的佛學研究与他的指導,使我得以深入了解﹑研讀佛經。陳姳慧博士的演講與文章啟發了我開始對佛學研究所的興趣。龔天民牧師的著作無人能出其右。文中的許多觀念皆從他的書而來。中英文網路上也有許多佛教徒指出佛經的荒謬,特別文異先生的”西方不見了“的系列給我許多的啟發,雖然我不贊同他一些觀點。  

 

參考資料

 

 

一。龔天民﹐本文雖未直接引用龔牧師的著作。但他的書籍使我對佛教有清楚的觀念。沒有他的書本文是不可能存在的。

二。陳義憲﹐佛學研究第七冊﹐p. 40. (引用杜兒未﹐儒道佛的信仰研究﹐ p.50)

三。大樓炭經卷第六,大正新修大藏經第一冊阿含部一, p. 304

四。中阿含林品瞿曇彌經,大正新修大藏新經第一冊中阿含部經卷第29, p.607

五。文異﹐西方不見了﹐http://www.geocities.com/Athens/Aegean/4336/westx.html

六。大樓 炭經卷第六﹐大藏經第一冊阿含部一, pp. 305-307

七。大正新修大藏經,佛說長阿含經卷第一,大本經第一, p. 5

八。梵摩渝經﹐大藏經第一冊阿含部一, pp. 883-884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