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心看道轉火宅

                    牧仁

 

  一貫道在民國三十五年,從大陸陸續的來台,在三十多年中由幾百人增長到大約有四百多萬人,這些原本是佛教和道教的信徒,一下子被挖去了那麼多,對道教來說,他們覺得沒有什麼關係,因為他們覺得一貫道依舊是道教,而這期間,台灣的道教也紛紛的改為鸞壇,以儒宗正教的面目出現出版善書,美其名的是助道,暗中在幫助一貫道。

 

  但對於佛教來說,他們卻受不了一貫道(或稱天道)的快速增長,因為一貫道的出現,給人的感受是,他們比佛教更佛教。就在天道進入台灣七年後,中華民國內政部突然於民國四十二年二月十日引用「查禁民間不良習俗」的法令,把天道定為「邪教」加以取締;到民國四十七年四月十九日,內政部再度下令加強取締一貫道;到民國五十二年,治安單位大力的取締一貫道。同年六月十日,一貫道寶光、基礎、法一、文化、師兄等各組的領導人宣佈解散其組織。(註一)

 

從那時起,一貫道就轉明為暗繼續活動,有的則加入道教會。從表面上來看,一貫道從此消失。但在實際上,因著這些逼迫,使他們更加的堅信,認為這是上天在「考」他們,反而使他們更加熱心傳道,因而發展得更快。

 

天道在表面上雖然停止了傳教的工作,但暗地裡卻在更努力的進行。在大家都以為他們已消聲匿跡時,突然台灣高等法院的推事蘇鳴東先生,在民國六十七年十月出版了《天道概論》,為一貫道辯護。不久他就發表了一封<公開信>勇敢的站出來表態,承認自己就是一貫道的信徒。(註二).民國七十年十月十一日《時報雜誌》九十七期也發表了,一位暑名為「寧維翰」所寫<一貫道真的被誤會了>的文章,為一貫道辯解。(註三)這時孔學會的鄭燦化名「東方白」撰寫了「致寧維翰的公開信」,這封信是以一貫道破壞中華道統為主要理由,但他因為一稿兩投而遭擱置,因此,佛教的釋廣定法師就出資將該文付印,改名為《天道玄旨》出版(註四);不久,佛教又出版了《正誼呼聲》和《天道參同契》。並向中央社工會和內政部發函要求查禁<一貫道真的被誤解了>一文。並於同年十二月廿四日下午三時在中國佛教會召開會議,商討要成立「破邪顯正護國衛教行動委員會」來應付一貫道的反擊。佛教也擬定政擊戰略準備向一貫道口誅筆伐。但卻被中央黨部社工會告知,今日一貫道已非法律上的非法教派,只是一個尚未向內政部立案的民間宗教而已。因此佛教的各種計劃只好打消。(註五)後來佛教的法師也和一貫道的前人上電視台辯論,結果卻不相上下。

 

相信很多人會覺得奇怪,為何這兩個宗教會爭戰得這麼利害。宋光宇先生在其大作《天道鉤沉》中認為,種因在「爭奪信徒」(註六).但從筆者的研究中,發現那是表面現象,它應有更重要的原因,那是因為一貫道宣告:「道轉火宅」,認為佛教已無菁華,只剩糟粕」。一貫道的這種宣告,無異是把佛教判了死刑。難怪佛教的法師會不斷的向政府打小報告,希望藉政治力量把一貫道消滅掉。

 

除了上述的理由,另有一個理由,也使佛教的法師很忿怒。像民國九年,在雲南洱源幾個鸞壇所出的善書《洞冥寶記》(註七),在這書中記著很多貶損佛教法師不守清規的文章,這本書竟然也流傳到台灣(此書後來為萬有善書出版社印出);而台灣的鸞壇也相繼的出版了《地獄遊記》,《畜道輪迴記》,也效法《洞冥寶記》的作法,對佛教的僧侶有所批評。這些鸞壇雖然都是「儒宗正教」的寺廟,但其中的鸞生,卻有很多是一貫道的鸞生,他們雖然美其名的是在「助道」。但實際上卻在暗中發展一貫道。

 

《蟠桃宴記》和《洞冥寶記》這兩本書,原是甲戌年洱源從善四壇全一、抱一、定一、妙一和特一諸子所扶出的鸞書,但因為天道沒有自己的天堂與地獄的書,就接受了這兩本書為一貫道天堂和地獄的見解(註八)無形就剌痛了佛教。加強了佛教反對一貫道的決心。

 

什麼是「道轉火宅」?所謂「火宅」,就是失火的屋子。這是出於佛經《妙法蓮華經》的故事,原來的故事是一個有錢人,他的家很大,有一天突然失火,他有很多的孩子在屋子裡玩。他知道如果告訴他們房子失火了,這些孩子一定會因為慌亂而受傷,所以他就告訴他的孩子們,他有很多很好的禮物要送給他們,趕快出來拿。孩子一聽,都一一的跑出失火的房子,他們都得救了。(註九)

 

   佛教用「火宅」來表示「世界」,也表示「民間」。佛教的法師也強調佛教有「三寶」──「佛寶」,即釋迦牟尼,祂已涅槃;「法寶」,即釋迦牟尼死前所留下的佛法;「僧寶」,即是佛教的法師們,他們在釋迦牟尼死後,負責在世維護佛法,推廣佛法,解釋佛法的人。因為一貫道的「道轉火宅」的說法,在無形中使佛教從高空中下跌,使法師們由擁有佛法的法寶,變成糟粕。佛教深怕在台灣的佛教,又會像在印度的佛教一樣,又遭滅頂。(註十)如果這樣的話,那真是佛教的夢魘。

 

真的「道轉火宅」了嗎?如果這話是真,在一貫道的眼中,佛教失去什麼「道」?一貫道又得著什麼「道」?筆者讀了很多這方面的書,從未看見有一貫道前人或點傳師說他們向佛教拿到什麼「道」!也未看見佛教的法師曾向一貫道前人質疑過,他們所失去的又是什麼「道」?只看見兩教在台灣打了幾十年的糊塗仗。本文的寫出,是要來探討佛教曾失去了什麼?而一貫道又得到什麼?

 

    從佛教來看,佛教比較重要的道理有以下的幾樣:釋迦牟尼的成佛,阿彌陀佛的成佛,彌勒菩薩預定下生,三世因果,三界,三災,三寶,三毒,大中小三劫,四聖諦,五蘊,五戒,六道輪迴,七佛,七佛,八正道,十戒,十善,十二因緣,中道,教團,涅槃,淨土,超渡,地獄,法師,活佛,菩薩,吃齋------

 

 從一貫道來看,一貫道比較重要的道理有以下的幾樣,三世因果,三界,三寶,大中小三劫,三清五老,七佛,十條大愿,祖師,古佛,師尊,金線,師母,地獄,理天,天佛院,天牢,輪迴,活佛,菩薩,超度,吃齋,成佛,接線,陰山,原靈,神聖仙佛,無生老中<中內有兩撇>。

 

當我比對兩教的重要道理,一貫道所有的特殊道理如下:師尊,金線,十條大愿,師母。理天,天佛院,天牢,接線,陰山,原靈,三清五老,無生老中<中內有兩撇>。這以上的十二樣,是一貫道特有的,並不是佛教失去的。

 

以下是兩教名詞相同,但意義不相同的:

 

三劫:佛教的小劫為16,798,000年,佛教是以二十小劫為一中劫,四中劫為一大劫。但一貫道一小劫是10,800年,三劫為一中劫,四中劫為一大劫。三界:佛教為欲界六天,色界十八天和無色界四天,一貫道分為像天,氣天,(中間插入天佛院)理天。

三寶:佛教的三寶是佛寶,法寶和僧寶。而一貫道的三寶是合同手,無字真經和點玄關。

七佛:兩教各有不同的七個佛。

輪迴:佛教的一輪迴是1,343,840,000年,而一貫道的一輪迴是129,600.

 

唯一名稱相同,意義也相同的名詞是三世因果。其他連佛及菩薩雖然名相同,但定義也略有不同。

 

從以上的對照,我們可以看到,佛教並沒有被一貫道拿去什麼,一貫道也沒有從佛教拿到什麼。一貫道的「道轉佛宅」是在嚇唬佛教的法師和佛教徒而已。

 

但如果我們看佛教,自從釋迦牟尼以來,他們卻真的有所失,但這些有所失,是佛教自己丟掉的。他們丟了什麼?第一,他們丟了「三世因果」和一部份的「卅二相和八十種好」。

 

像在早期,佛教強調「沒有因果就沒有佛法」,但今日的佛教,禪宗強調「頓悟成佛」,密宗強調「即身成佛」淨土宗強調「聞佛名消幾十億劫罪」。按理佛教徒做好事,應是還債,因人人都欠眾生債,但今天的佛教已不再還債,而是在建立自己的功德。把功德迴向給阿彌陀,希望縮短在極樂世界修道的年曰,早日成佛。因之,功德會林立。

 

第二個佛教失去的是,他們不敢把真正的「佛相」顯現出來。按佛經的說法,佛佛都有卅二相,這種卅二相應是自出生就有。他是高人一倍,肩寬與身高相同,兩手過膝,手指腳趾細長,手指問,腳趾間皆有蹼,陰馬藏(性器官內縮入肚子中),眼如牛王。這佛相,按佛經的說法,這是佛經長期佈施的成就,(註十一)是大悲觀心的表現(註十二)。但竟沒有一個廟敢把它顯示出來?為什麼連一間也沒有。那是因為法師本身就不信。這也是佛教自己丟棄的。

 

由於佛教失去了三世因果,失去了對釋迦牟尼成佛的確認,因此,佛教已走到死巷中,剩下的唯一的希望,就是往生淨土,但因阿彌陀佛又未能成願,所以佛教走到現在,真的已失去其「道」。不是因為「道轉火宅」,被一貫道拿走了,而是佛教自己發現「其道本非道」,是自己丟棄的。

 

佛教的精華應是,能使那些跟隨釋迦牟尼腳步走的人,人人都能成佛,脫離人生的苦海。如果連法師自己都不相信釋迦牟尼已成佛,大家都轉眼望「極樂世界」,則佛教的佛法就真的已剩下了糟粕。既然釋迦牟尼不是佛,而佛教本身又丟棄了因果,請問佛教還有什麼菁華?佛教還能剩下什麼?

 

如果要勉強的說,佛教我去了什麼菁華?唯一的可能是三世因果。因為這是一貫道所強調的,也是佛教自己丟棄的。這是道轉火宅嗎?這不轉火宅嗎?

 

註一:宋光宇,《天道鉤沉》p.9.台北巿,1984.3.1.再版.

註二:同上註.附錄p.1-8.

註三:同上註p.32..附錄p.29.

註四:同上註.p.32.

註五:同上註。P.32-34.

註六:同上註.p.35.

註七:洱源鸞壇,上下甲子。

註八:蘇鳴東,《天道概論》p.110-111.高雄巿,1979.3再版

註九:大正九p.13.

註十:聖嚴法師,《印度佛教史》p.277.法鼓文化,台北巿,2002.11初版三刷.

      莊春江,《印度佛教思想史概說》p.37.圓明出版社.新店巿.1993.9.第一版.

註十一:大正二十五,p.141.

註十二:大正九p.346.

 

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