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基督,人類唯一的出路

陳義憲

 

相信有一些非基督徒看了這題目後,一定很反感!但若您曾深入的研究過其他的宗教,一定會同意筆者的說法。希望您能耐心的看完,也請你再仔細的想一想,看筆者所說的對不對,若你覺得筆者說得不錯,也願意接受耶穌基督成為你的救主,今天會成為你一生中最大的祝福!因為你今天就會得著永生!這是上帝對所有願意接受耶穌基督救恩的人之應許,因此,今天你就可以成為有永生盼望的人,不必等到死後纔知道!像佛教的成佛,其最終的目的,就是要進入涅槃,使自己完全脫離永遠輪迴之苦!但既使人真的能成佛,還是會下墮,又入輪迴!如果人一成了佛,就可永脫輪迴,又怎會佛畏因,人怕果!若人一成了佛就不會下墮,再進入輪迴。則最初那些活在「無始靈界」中的那些靈體(他們旳本質就是佛),又怎會突起無明而下墮?(以上是根據佛學思想來討論的)。

 

在這世界上有千千萬萬億億的各種生物,但卻只有人類,是唯一會為自己的永生去尋找出路,會為著自己的永生去拜神禮佛;而其他的動物卻都不會。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也是唯有人類纔知道自己死後不會就此消滅,在死後還要接受審判,更知道其結局有很大的差別,就是「永生」和「永死」!這種死後還有「永生」和「永死」的結局觀念,只限於人有;連最像人的猩猩和猴子都不會有這種思想;甚至最親近人類的貓狗豬和雞鴨鵝也不會有這種思想;這是一個很特殊的現象,是值得我們去深思和探討的信仰問題。為什麼只有人類會思想死後的結局?尋找死後的回歸處?

在明朝有一位名叫羅以的佛教徒,他對佛教所說人類是怎樣來?和人生的結局的觀念,很不以為然!他就用了一段很長久的時間去沉思!後來他就想:人類是經歷一代代的生養,若往未來推,就會越生越多;若往過去推,就會越來越少,推到最後一定只剩下一男一女,這兩人應是沒有人再生他們。因此,羅以就給他們取名叫「無生父母」。但這對無生父母會生在那裡?羅以又推想:他們應不是住在物質的世界中,因為物質世界最後一定會敗壞!所以他們一定是住在一個不會敗壤的真空家鄉中。因此,「無生父母,真空家鄉」這八個字,就成為他思想的根基,很可惜的,因為羅以受智力所限,就參考了當時民間的信仰,寫成了「五部六冊」,他一共寫成五本書,其中有一本是上下集,因此就被稱為「五部六冊」。他也根據這「五部六冊」,並參考了當時的民間信仰。創設了「羅教」。

 

羅以這種「無生父母」的思想,到了明朝,在一本叫「葫蘆歌」的這本書中,就變成了「無生母」,後來就成了「無生老母」,最後就變成了「無生老中(中內有兩撇。與母同意也同音,先天道和一貫道就以此來代表「先天母」。以下同)」。這種「無生老中」的思想,自明清以來,就成為民間宗教的主流,像「羅教」、「一貫道」、「齋教」、「德教」、「謝公教」、「龍華教」;很多民間的「堂會」,也都是由它誕生的;甚至連「孔學會」、「中國孔學會」、「同善社」也都是由它延生出來的。

 

由於在人類的內心中都知道,這宇宙中有靈界的存在,也知道人不是死了就完了,因此,相信這宇宙有神的人,就佔了大多數!因此,從大英百科全書(Britannica Book of the Year)的統計中可以看到,現在全世界的人口,根據2008年的統計,總計是6,615,847,000人,在這六十五億多的人口中,除了無法表示自己的信仰(包括嬰孩、未表示信仰者),共有776,826,000人外,在已表示自己信仰的5,839,902,000人中,是「無神論者」,共有153465,,000人。他們約佔世界人口比的2.3%,概略來說,在一百個人中,只有2.3人,表示不相信這世界上有鬼神,有佛,有來生,有天堂或地獄存在;他們認為人死了,就和各種動物一樣,就完全不存在了!

 

當我們回顧自1987年開始,《大英百科全書年鑑》自有登錄「無神論」信仰者的統計以來,那時全世界共有人口是4,923,334,680人,其中沒有表示信仰的人,有805,895,880人。在曾表示自己的信仰者中,共有4,117,438,800人。而當年相信「無神論」者,共有220,541,590人。這些主張無神論者,佔人口比5.35628%

 

主張無神論者,他們總是認為,他們比主張有神論者聰明,他們認為當科學越來越發達時,主張有神論者的比例,會越來越少;而且也認為主張無神論者的比例,會越來越多。但經過二十年,主張無神論者的人數,竟然和當年的預測相反,反而減少了65,663,590人;而且主張無神論者佔世界人口比,也由1987年的5.35628%,減少到2007年的2,69122%,總共在七年中,減少了2.66506%。對主張無神論者來說,這是很大的信仰流失!

 

為什麼當人類的科學越來越發達時,主張無神論者的人數,及其比例竟會越來越少。為什麼?當我們細心的去研究,就會發現,從人類學來看,科學家發現,雖然現在的人類有65億人,但這65億人的基因,卻都相似,其染色體都是廿三對;而且又都能通婚,顯明人類都有同一的根源;科學家相信:如果把人類史往前推,推到最開始時,就會剩下一男一女,因此,近代的人類學,就把這一男一女,按聖經中人類始祖的名,把男的也命名叫「亞當」,女的命名叫「夏娃」。

事實上還可再推想,為什麼最初的這兩人,在廿三對的基因中,會有廿二對的基因都相同,但只有第廿三對會不同?使他們可以產生男與女,而繼續繁衍後代?關於這一點,只有聖經能解答:那是上帝自男人身上取出肋骨,造成了女人(從遺傳的角度來看,可以看為從XY基因中,抽出Y基因,造成了女人。(創世記一章21-23)聖經比現代的遺傳學早了三千多年,推前了兩步:先造有XY基因的男人;再從XY中,抽出Y,加以複製成XX的女人,使他們結合,能繁衍生出有男有女的後代!

 

再從語言學來看,人類的語言,好像很複雜,但現在的語言學家,經過研究的結果,他們發現人類的語言,竟然可以歸為一個語言,就是閃族語,再由閃族語,分為南閃語和北閃語,再分為各種語言(註一)。因此,有些語言學家,竟然能在一個禮拜中就能學會一種語言,也能和當地人溝通。這就顯出語言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註一:請看 Encyclopedia Britannica 1958 Vol:1,P.684.

 

另外,再從種族來看,雖然世界有各種不同的人種,但人類學家經過多年的努力,竟然發現這些人種,可以分為三大族,一族由地中海的右上角往上再往西,分撒到歐洲;一族往下,然後沿著現在以色列人所住的迦南地往埃及,分散到非洲;一族往東,分撒到亞洲。而這一支,在其遷移的過程中,又分出澳洲的「叢林人」。這種人類分為三大支的說法,正如聖經創世記第九章和第十章所說的一樣(請參看聖經後面的埃及西乃與迦南地圖)。

 

為什麼人類不管那一個民族,不管它多古老;不管它開化的程度有快有慢:有深有淺;在人的「本性」中,都會感知有以下的四件事情。

 

第一,知道有最高的靈界存在。

第二,知道什麼事可做,什麼事不可做。

第三,知道死後還有審判。

第四,知道審判後的結局有很大差別。

 

為什麼在人類的內心中,都會存有這四個本性呢?只有聖經說得很明白,因為這是上帝在創造人類時,特地把這四個本性放進世人的本性中,使世人知道要去尋找神,可回歸天家,享受永遠的福樂。因此,在人類內心的深處,很奇妙的都存著「四個本性」,因著人類有這「四個本性」的存在,使我們知道這宇宙中有一位創造者:以下是《聖經》所啟示的「四個本性」:

 

第一個本性:使人知道有一位真神

 

就因為在人類的本性中知道,宇宙萬有中,一定有一位創造萬有的真神存在,因此聖經啟示我們,雖然我們用肉眼看不見這位創造者,但在我們心靈的深處,確知有一位上帝存在。由於上帝愛世人,祂也希望我們能認識祂,所以就把很多創造的證據放在祂所創造的宇宙中,來向人類顯示祂的存在。正如聖經所記的:

 

「上帝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顯明在人心裡,因為上帝已經給他們顯明。」(羅馬書一:19)

 

除了這些,上帝也藉著萬有的奇妙,使人知道這宇宙萬有,不是自然而有的,而是由一位智慧的創造者來創造。正如《聖經》所說的,神使人從宇宙萬有中,能「認知」有一位創造者存在:

 

「自從造天地以來,上帝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雖是眼不能見,但藉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諉。」(羅馬書一20

 

「你且問走獸,走獸必指教你;又問空中的飛鳥,飛鳥必告訴你;或與地說話,地必指教你;海中的魚也必向你說明;看這一切,誰不知道是耶和華的手作成的呢?」(約伯記十二5-9

 

也因為還有以下三個本性,使人為著要去尋找永生,以及逃避未來的審判,所以就產生了很多的宗教。

 

第二個本性:使人類知道人不是死了就完了。

 

「神造萬物各按其時成為美好,又將永生安置在世人心裡。」(傳道書三11

 

「永生」的原意是「永遠」。這節經文告訴人,人不是死了就完了,死後還有一段很長的時間,那是永永遠遠的。也正因為這樣,就使人人都會想到我死後會去那裡?也正因著有這種永遠的本性,人類就產生了很多的宗教。因為宗教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在告訴人,使人知道可回去那裡?而那條回去的路要怎麼走?

 

第三個本性:使人知道,自己死後還要接受一次審判。

 

這個本性是:使人知道死後還要面對一次的審判。就因著這種死後還有審判的觀念,不只可以約制人類在世上的行為,也會使人害怕這未來的審判:

 

「按著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後且有審判。」(希伯來書九27)

 

如果單單使人知道死後還有審判還不可怕,最可怕的是第四個本性,由這個本性,也就是一般所說的良知或良心,使人知道,按自己一生的所做所為,是好是壞?是否能在審判中過關?因此,宗教的另一個作用,就是在教導人,怎樣來解決自己的過犯。也就是怎樣來贖罪!

 

第四個本性:使人知道善惡:

 

「沒有律法的外邦人,若順著本性行律法上的事,他們雖然沒有律法,自己就是自己的律法。這是顯出律法的功用刻在他們心裡,他們是非之心同作見證,並且他們的思念互相較量,或以為是,或以為非。」(羅馬書二:14-16

 

這節聖經經文告訴我們,上帝在創造人類的時候,就把這良知(或良心)放在世人的心中,使人知道什麼事可做?什麼事不可作?什麼事應該做?什麼事不應該做?也就因為有這個良心或良知的存在,使人知道自己是不是一個好人?也因著有第三個本性,使人想去做一些好事,來補償自己的過錯;也使人在面對死亡,能「其言也善」。很自然的會去找尋那回家的路,去敬拜神。

 

由第三個本性,使我們知道我們在死後會面對一次審判;也由第四個本性知道,人類的本性中知道什麼事可做?什麼不可做?更知道自己在這一生中做得好不好(羅馬書二14-16)

 

就因為我們有這「四個本性」,和「一個認知」,使我們不自主的會去尋找那位創造宇宙萬有的真神,來滿足內心的需要。但很可惜的是,由於人類雖然有這「四個本性」,和「一個認知」,知道在人類之上,尚有更高的靈界在掌理這宇宙,也知道這位掌理者就是人類生命的根源,所以華人就稱祂為「天」,是「唯一」,也是「第一大」的;所以就以「一」和「大」來寫成「天」。稱祂為「上帝」,或是稱他為「天公」。在台灣人的風俗中,也知道這位「天」是人類最後的決斷。因此當人遇到有冤無處伸時,就會在天的面前「斬雞頭起誓」來訴求這位天公為自己伸冤!

 

從生活中,我們也發現華人和這位上帝有很深的關係,像古時的冬至日的「祭天」,就和以色列人的大祭司在獻「贖罪祭」一樣。古時皇帝在冬至日時,就會到郊外去「祭天」,皇帝會跪在天的面前,代百姓認罪,然後把羊殺死,代百姓「贖罪」。

 

從台灣人的祭祀中有一種和「贖罪祭」很相像的,就是以雞為「祭牲」來「贖罪」。這和以色列人若犯了罪,富有的人,可用羊和牛來贖罪,但上帝也考慮到一般窮人,沒有那麼大的經濟能力,所以就准許百姓用「斑鳩」來贖罪(利未記五:7-10)。

 

但台灣人在祭拜中就改為以雞來贖罪,因為外表也很像,也顯得很有意義。當台灣人以雞為祭牲時,為使上帝看見「這隻雞是代我死而被殺」,會讓「雞頭」向上朝後擺,使被殺的脖子朝上,也把「翅膀」倒折,讓指骨倒插在肱骨下,又把雞的「兩腳」,倒插在屁股中。這是在向「天公」(即上帝)表明一件事:

 

「上帝阿!我知道我犯了罪,但這隻雞已代我死了

,求你因著這祭牲的代死,饒恕我的罪;從今以後

,我會在你的面前『收腳收手』!」

 

像「過年」也是一樣,華人的過年,幾乎是以色列人「逾越節」的翻版。如果把它比對,就會發現幾乎一模一樣。

 

以色列人在逾越節時,殺羔羊,把血塗在門框和門楣上。

  華人在過年時也在門框和門楣上貼紅紙。

以色列人在逾越節時,所有的男子要進入有羊血的屋中。

  華人在過年時也不管在那裡,都要趕回家團圓。

以色列人在逾越節時吃烤羊肉。

  華人在過年時也吃臘肉。

以色列人在逾越節時吃苦菜。

  華人在過年時也吃長年菜。(即芥菜,有苦味)

以色列人在逾越節時吃無酵餅。

  華人在過年時也吃年糕。

以色列人在逾越節時不睡覺。(因他們第二天早上要離開埃及)

  華人在過年時也會守歲。

以色列人在逾越節時他們要穿新衣穿新鞋。

  華人在過年時也穿新衣新鞋。

以色列人在逾越節的次日向埃及人索金銀。

  華人在過年時也恭喜發財,紅包拿來。(註二)

 

註二:請看舊約聖經出及記十二章1-36,

 

當我們看了以上的敘述,就會發現,基督信仰是一個很能配合人類的四個本性之要求的,

 

第一,知道這一位創造的真神,他是宇宙和人類的創造者:這位創造者就是上帝,他是人類的天父,他是聖潔的上帝,祂不以有罪的為無罪!

 

第二,我們都知道自己有罪:這位上帝在創造人類時,已把人類什麼事可做?什麼事不可做的良知放在我們的心中,我們知道自己一生做得好不好。

 

第三,我們死後還會接受一次的審判:在世界的末了,我們都要站在審判台前接受審判。無罪的人可得永生,有罪的人就會永死。

 

第四,知道若有罪,就會受懲罰,無罪的人就會得享永生。上帝知道我們無力救贖自己,所以在創造世界之前就為我們預備了救恩,使我們能因著這救贖而獲得赦贖,白白得著永生。

 

或許我們也想知道,難道除了基督信仰之外,都沒有救恩了?其實當我們深入研究其他的宗教,就會發現,的確的,除了基督救恩,就沒有救恩了!

 

像道教,其最先的根源,是敬天、祭天;但到宋朝宋徽宗和宋欽宗時,就把天公更換了!把原先敬拜上帝,換成敬拜修道者張儀為天公;在一百多年前,又把天公換成了關公(事實上張儀和關公又怎能當天公?因為天公是人類的根源)。因此,現在道教已無救恩。

 

像一貫道,它雖然也敬拜上帝,認為所敬拜的無生老母,就是基督教的上帝,他們也稱人類的始祖是亞當和夏娃,但一貫道因高舉各代的祖師,以祖師(也就是天命明師)的金線為回天的憑據!他們不知道人回歸天家,唯一的依靠就是「救贖」,不是只依靠「三寶」、「十條大愿」和「天命明師」。事實上,在人類史上,在一千年前,世上何曾有「三寶」和「十條大愿」?何曾有「無生老中」?像現代何曾有「天命明師」(註三)?

 

註三:因為釋迦牟尼承接道統,是在孔子之前,他和老子是雙運,因此由孔子以下至孟子也因為和西方佛教廿八個祖師同時,故都是雙連;而且後東方十二代和十三代也只能算一代。因為第十二代雖把道統傳給第十三代,但第十三代被政府所殺,因此第十二代又再度接位,故只能算一代。但從孔子開始到陳火國的祖師名份,歷代仙佛都降錯了鸞,顯明天道的道統不真,仙佛不真、道理不真。因此,天道是三不真的宗教,是沒有「天命真祖師

」的;其「神聖仙佛」也都是不真。天道雖有靈界之靈的參與,但都不是真靈,都是冒充的靈;也顯示這些靈的境界之靈的本質都不高!

 

像回教,雖然也敬拜耶和華為上帝,但回教也沒有耶和華上帝所看重的「贖罪祭」,也不承認耶穌是救主,也沒有「救恩」。

 

像印度教,印度教所敬拜的上帝,雖然大梵天也自稱為上帝,但他所創造的人類,只有印度的「四姓階梯」,因此,他不是「萬國萬族的上帝」!

 

像佛教,它把各宗教的上帝都貶在不高的階層中,它把「道教和回教的上帝」,貶為第二天的「帝釋天天主」;把「基督教的耶和華上帝」貶為第「梵天主」;把「印度教的上帝」貶為色界最高一層天,也就是第廿四天的「大自在天天主」。(註四)它認為佛是最高的靈體,也認為每一世界都有很多的佛。事實上,佛教是沒有「真佛」的宗教(註五)。但現在佛教的法師也不信釋迦牟尼佛了。他們現在所唸的佛號,就是「喃嘸阿彌陀佛」,也把佛經丟棄了,認為「唸一聲佛,勝讀三藏十二部」。因此,佛教已是沒有真佛的宗教。

 

(註四):聖嚴法師《正信的佛教》P.171.法鼓文化,台北巿.1999.

(註五):真佛必有卅二相和八十種好。事實上只要好好的研究,就會發現,佛教是沒有真佛的。因為沒有任何一佛寺敢把真佛應有的形像顯示出來。這是說明佛教無法使人成佛。

其他一般新興的宗教,有的只把古老的宗教略略的更改,有的把兩個宗教合成一個宗教,因此,沒有什麼特殊的意義;有的只有宗教活動,沒有贖罪,也沒有真正的永生。人若相信了它,是沒有實際的意義的。

 

因此最完整的宗教信仰,是基督信仰,只有基督信仰能滿足人類的四大本性!(本文謝謝曾國華姊妹的校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