淨土經的研究()

 

                    淨土經誰說的?                        陳義憲

 

請問讀者:「淨土經是誰說的?」相信很多的佛教徒都認為是釋迦牟尼說的,因為佛經是這麼記載,而法師也是這麼說。但如果我們曾仔細的研究,就會知道,釋迦牟尼並沒有說過這些佛經。這些佛經都是後世的大乘和尚,假冒釋迦牟尼的名而寫的。   

 

相信很多人都聽過「大乘」和「小乘」這兩個名詞。所謂的「乘」是「車子」或「載具」。「大乘」,就是「開大車或開大載具的」;相反的,「小乘」的意思是「開小車」或「開小載具」。這兩個名詞都是「北傳的佛教法師」想出來的,他們自詡是有慈悲心的人,不只是自己想成佛,也一路上像開大車的人一樣,不斷的請人上車同往彼岸。他們嘲笑那些「南傳的佛教」,都是自私自利,好像開小車的人,只顧自己的生死,不管他人的死活。但如果我們深入研究佛經和佛教史。就會發現:「小乘法師」並沒有那麼自私。

 

如果他們真的是那麼自私,小乘佛教怎能存到現在?

如果他們真的是那麼自私,小乘佛教怎會形成南傳佛教?

如果他們真的是那麼自私,他們怎會記下佛經,寫下《大藏經》?

如果他們真的是那麼自私,他們怎會把小乘傳到中國?

像聖嚴法師也說「北傳佛教」(這句話有語病,因為小乘佛教也北傳至中國),除了吃齋之外,並沒有什麼可比「南傳佛教」更出色,他說:

「北傳中國佛教,除了素食而外,沒有什麼可比南傳佛教更出色。」

(註一)

「中國的佛教乃是大乘的思想,小乘的行為。」(同註一。P.27.    

 

因為「南傳的佛教」被辱,所以就反擊,認為大乘的佛經「非佛說」,認為這些「大乘的佛經」,都是後代的法師假藉釋迦牟尼的名寫的。是「非佛說」。「大乘佛教」和「小乘佛教」就這樣爭執了快二千年。他們從印度開始爭執,一直爭到中國,爭到全世界。結果,在印度的佛教,卻被印度教「商橛羅阿闍梨」所領導的運動所消滅;當時的佛教法師敵擋不住「商橛羅阿闍梨」在教義上的攻擊,因此,每天都有很多的法師倒向印度教。不只是「大乘」、「小乘」全滅,甚至到最後,佛教的「大乘」,也把一些原本是印度教的教義全盤接收,也把一些雜七雜八的東西──像房中術等,全網羅進佛教,但還是救不了佛教,結果佛教在印度全滅。聖嚴法師這麼說:   

 

「在佛陀入滅之後第九第十世紀之間,印度婆羅門教的勢力抬頭,佛

教受到無情的殘,佛教徒為了迎合當時的時風,便也採取了婆羅門

教(現稱印度教)的梵天觀念,融攝混合在大乘佛法之中。那些世俗

的迷信、民間習俗、甚至有關男女的房中術等,也都混進了清淨的的

佛教,這就是神秘化大乘密教的應運而生,這也就是印度的第三期佛

教。」(註三)

 

佛教在印度全滅之前,有一些法師跑來中國,很幸運的他們在中國長了根、並開花結果,前前後後產生了十六宗。在全盛時期,在中國的佛教傳出了十三宗,其中有兩宗是「小乘」,十一宗是「大乘」,但他們在教義上的還是一直的爭執,結果兩宗「小乘」在中國完全消失;而後大乘也由十一宗,合併成八宗。因此,印度的龍樹,就被推為「八宗之祖」。隨著歷史的進展,「大乘」的八宗,演變到只剩下目前的三宗──淨土宗、禪宗、和密宗。從實質上,中國的佛教,只剩下一宗,就是淨土宗。筆者在前面已講過,不再贅述。   

 

雖然小乘的佛教在中國被消滅,但在泰國、緬甸、里斯蘭卡一帶,還是很興旺,他們對「大乘」的看法,認為是「非佛說」,這一招就像「利劍穿心」一樣,深剌入「大乘」的要害,也像孫悟空頭上的「緊箍咒」一樣,把大乘箍得死死的。「大乘法師」為求生存,為圖生存,他們不但一再強調「小乘」的自私自利,認為釋迦牟尼因為看見這些早期的門徒都是自私自利,心裡難過,就偷偷的又召了一批門徒,把「大乘的佛經」暗中傳授給他們。他們曾經暗傳了四百多年,到了公元左右纔公開出來。   

 

但事實上這種說法都站不住腳的。大乘法師會這樣說,完全是因為他們沒有好好的研讀佛經所致。因為在《大正新修大藏經》明說﹕

 

「羅漢有二輩,一輩為滅,一輩為護。所謂滅者,自憂得道,即取泥

洹,護者憂人,度脫天下。」(註四)

 

這些小乘的法師,既有「度脫天下」的心,怎能說他們自私﹖再說,釋迦牟尼有沒有像法師們所說的,偷偷的把「大乘佛經」告訴大乘的法師﹖實際上釋迦講佛經都是很公開的,沒有偷講。

 

就以《佛說無量壽經》(註五)為例,它就明記﹕

 

「一時佛住王舍城耆闍崛山中,與大比丘眾萬二千人俱,一切大聖神

通已達,其名曰﹍﹍尊者摩訶迦葉、尊者舍利弗、尊者大目揵連﹍﹍

尊者阿難皆如斯等上首者也。又與大乘眾菩薩俱,普賢菩薩、妙德菩

薩、慈氏菩薩等﹍﹍」

 

這經是大小乘都在場,何曾是偷偷的傳授﹖再以《佛說大阿彌陀經》為例,也明記大小乘和尚都在場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王舍國靈鷲山中,與大弟子眾千二百五十人俱,

一切大聖神通已達,其名曰尊者丁本際、尊者正願、尊者正語﹍﹍尊

者阿難,若此皆上首者,又大乘眾菩薩,普賢菩薩、妙德菩薩,慈氏

菩薩等。」(註六)

 

這經也是大小乘都在場,何曾是偷偷的傳授﹖再以《佛說阿彌陀經》為例,也明記大小乘和尚都在場﹕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與罪大比丘僧千二百人

俱,皆是大阿羅漢,眾所知識,長老舍利弗,摩訶目乾連、摩訶迦葉

﹍﹍難陀、阿難陀﹍﹍如是,等眾諸大弟子,並諸菩薩摩訶薩。文殊

師利法王子、阿逸多菩薩﹍﹍如是等諸大普薩。」(註七)

 

這經也是大小乘全在場聽法,何曾是偷偷的傳授?像在《佛說觀無量壽佛經》上也是大小乘法師都在場﹕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王舍城,耆闍崛山中,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

人俱,菩薩三萬二千,文殊師利法王子,而為上首。」(註八)

 

在上面所引的淨土三經中,前兩段及最後一段,可以看到「千二百人俱」,表示這是他在第一年時講的,那時阿難尚未出家,他怎能在場﹖那時也只是第一年,釋迦牟尼怎會又去找那此些菩薩﹖可見這些經是偽造的。而偽造之人是不知佛教歷史的人。以《大正新修大藏經》它有關淨土的經典,像編號:157,310,360-367,370-372.有那一本經是沒有小乘的比丘在場?   

 

因此我們可以看到,大乘所說的兩個理由,都是站不住腳的軟腳蝦。因為小乘不自私,大乘佛經又非暗中傳授。因此很明顯的,「大乘佛教」並沒有走出「大乘非佛說」的陰影。他們一直找不到真正的「立足點」;像宋澤萊先生就認為這些大乘法師「背叛了釋迦牟尼」。所以他寫了《被背叛的佛陀》一書,來表示他在信仰上的看法,他認為真正的佛經只有《雜阿含經》,其他都「非佛所說經」。因此,宋澤萊就被認為是「中國唯一的佛教徒」。

 

註一:聖嚴法師,《學佛正信》P.26,圓神出版社,台北巿,1993.1.初版    

註二:同上註。P.27.

註三:同上註.P.31.

註四:大正一.P.263.

註五:大正十二.P.265.

註六:大正十二.P.327.

註七:大正十二.P.346.

註八:大正十二.P.340-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