淨土經的研究(五)

       觀世音的本質是誰?                   陳義憲

 

  觀世音在佛教中的重要性,不只勝過釋迦牟尼,也勝過阿彌陀佛。因為在一般佛教徒的心目中,他是一位救苦救難,大慈大悲的菩薩,是人苦難中的幫助。但在上文我們已談到,觀世音菩薩實際上並不是那麼大慈大悲,因為在人類的生活裡,他雖被認為是一位古佛,也是一位再度應身為菩薩,來協助阿彌陀佛救世的菩薩。按佛經的說法,阿彌陀佛自設了他的極樂世界今已有十個大劫,比賢劫的眾生大約長了極樂世界的十個大劫(那裡的一天一夜,是地球的一大劫)。(註一)按理,他的大慈大悲的工作,應該很早就要開始,但在實際上,他在地球上的工作,大約也只有二千年的歷史,超過這一段時間中,他都是靜默,都是袖手旁觀的。既然他是那麼大慈大悲,何以他看在人類有痛苦時,而他卻不大慈大悲,也不說一經,講一偈?更不伸手救一救?

 

  如果我們安靜的細思,就會發現,它的主要原因是他的本質的問題。因為那時候,這世界上尚沒有他的名,他無法出現。這道理就和道教和一貫道中很多的神、聖、仙、佛一樣。他們是不能「出師無名」的,也不能「出師無因」的。可能有很多的讀者不能明白,但其實道理很簡單,說破了不值幾毛錢。我們就先以孫悟空為例:

 

  請問讀者,在這世界上何時纔有「孫悟空?是先有《西遊記》?還是先有「孫悟空」?當然是先有《西游記》。因為「孫悟空」只不過是吳承恩先生在《西遊記》所虛擬出來的人物。但因為故事裡的孫悟空神通廣大,不但會飛天鑽地,也會七十二變,更曾大鬧天宮。西遊記中的一些情節,無形中在人們的生活中被人引述。

 

但這個原本是虛構的人物,現在卻在鸞壇中降鸞了,不但會寫詩,也成為南天門的把守;甚至也會在人的生活中附身。像我朋友的弟弟,他曾被孫悟空附身,那時,其行動真像一隻猴子,甚至還會打猴拳。

 

又像《封神榜》,在華人世界中,也是一部很出名的書,自從這本《封神榜》一出。其中的神仙們,不只在鸞檀,也在一貫道的扶鸞中寫詩、說理,還會藉著借竅出現在各種聚會中,顯得活龍活現。一些原本沒有什麼的人,一被這些神仙附身之後,就會立時變成另一個人,你回答不了的信仰問題,或是道學問題,他都能代你解答。等他們一退了竅,那人又會還原成為沒有什麼樣的人。

 

在孔門中本來也有很多的夫子,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但在過去佛教和道教不注重他們,這些「聖」字輩的人,也好像死了一樣。但當儒宗正教、各種鸞壇和一貫道的興起,他們因為注重了國學,一時之間,在鸞壇中就出現了很多「聖」字輩的夫子們來降鸞和借竅。

 

像在佛教中,也有很多的菩薩,佛,和和尚,這些佛和菩薩,在佛教中也只是出現在佛教的佛經中而已;像「濟公和尚」也老早死了,但因為一貫道和鸞壇把他當做「師尊」,他們也都活了,也會降鸞和借竅;特別是《濟公傳》一出,他就成了「活佛」,成了「師尊」,而「觀世音菩薩」竟然也和他世世結為夫妻,活躍在鸞壇和一貫道中。

 

像關公本來也死了,但因為歷代皇帝敕封他,使他的地位一步步的高升,等到鸞書《洞冥寶記》一出,他就變成了「玉皇上帝」。但這事只是大陸「洱源」幾個鸞壇所扶出的。台灣的鸞壇一點也不知道,等到台中某鸞壇說起這事,台灣的鸞壇就產生了大地震,一時之間,誰是玉皇上帝?就成為台灣鸞壇的困擾,有的鸞壇下聖旨的是「老玉皇」,有的是「新玉皇」。

 

像關公在早期的降鸞,有時也會描述自己的偉大:像過五關斬六將,倒拖刀斬蔡陽;也會講他們怎樣「桃園三結義」的故事,但所講的的都和《三國演義》一樣。事實上,《三國演義》的寫出,在考據上沒有作好,因為在三國時期,人們是不結拜的,也不留鬍鬚的,打仗時也不拿關刀的,而且五關的順序也弄錯了;但在降鸞中的關公,卻把《三國演義》的故事情節,在扶鸞時照本宣科的說出;又因為大家都說他忠義參天,關公在降鸞時,也自詡忠義參天。但他怎能說是忠義的人,像他在華容道私放曹操,怎是忠?他在呂布兵敗時,謀奪其部屬之妻,怎是義?雖是如此,但關公的降鸞卻是真。只因他是個假冒的神,因此,顯出智慧不足。

 

像高雄最興旺的廟,應屬「盛公廟」,在一般人的眼中,他很靈驗,因此常常有人去謝神演戲。這個廟,原先是一個不知名的墓,後來有人為他蓋一個小廟來收取香火錢;後來越傳越靈,於是又有人在小廟上又蓋上了大廟,就形成了廟中廟。在這個墓中所埋葬的是誰的尸骨,沒有人知道,因此,就取它的「靈異」,而成為「盛公廟」。

 

有了這的瞭解後,我們就不難來說明觀世音菩薩的出現。筆者把其出現的模式和那些神聖仙佛的出現作一比較如下:

 

第一模式:「原先不存在」的模式:

 

過去無孫悟空───有人寫了《西遊記》───人人講述──孫悟空就出現了。

過去沒有諸仙───有人寫了《封神榜》───人人講述──諸仙就出現了。

過去無觀世音───有人寫了《大乘佛經》──人人傳述──觀世音就出現了。

過去無阿彌陀佛──有人寫了《淨土經》───人人傳說──阿彌陀佛就出現了。

 

以下是第二模式:「原先曾存在」的模式:

 

以前有關公───被忘了──有人提起──照傳述出現了反歷史的關公。

以前有濟公───被忘了──有人提起──照傳述出現了會結婚的濟公。

以前有某人───被忘了──有人提起──照傳說出現了很靈的「盛公仔」。

以前有某夫子──被忘了──有人提起──照傳說出現了某某夫子。

 

比對這兩個模式就可發現,最重要的是要有人提起某名,讓原本不存在的,因為有人寫出了某名,及故事,使他有機會出師有名,出來活動;人講他做什麼?他就做什麼!講他是什麼,他就是什麼!

 

因此,我們不難發現,為何在釋迦牟尼之前,甚至在釋迦牟尼死後,直到大乘佛經出現前,這世上沒有出現過「觀世音菩薩」。那是因為世上沒有這名字,等到大乘佛經寫出了「觀世音菩薩」這個名字,觀世音菩薩就開始活動了,你說他是「大慈大悲」,他就「大慈大悲」。

 

這種情形就像戲班演一戲一樣,出場在「戲台上」的,只是戲子臉上打著某人的臉譜。演出「戲碼上的故事」而已。不管這故事寫得多好,要是沒有演戲的人,這個戲碼上的人物,再怎麼好也是沒有用的。在這宇宙中,有一「靈界」,就像演戲的人一樣。地上的人在講什麼,其中就有一「靈界」中的神靈,會下來扮演他,演得活靈活現;但如果世上沒有人提起他,不管「靈界」的神靈多麼靈,他也無能為力的。因為他「師出無名」。就像「戲碼」上沒有的,「戲子」怎能演出一樣。

 

筆者已把觀世音菩薩的本質說清楚了,這些「靈界」的靈,只是「被造的靈」,讀者要怎樣待他,那是要你自己去決定的。但筆者要提醒你:信仰宗教的主要目的,是自己的永生,要找就要找「那創造的靈」!也就是「創造宇宙萬有的神」。

 

註一:大正十四.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