淨土經研究(一)

                                       淨土經反釋迦牟尼

                                                                                                        陳義憲                                                               

       請問佛教徒,淨土經都是誰說的?相信大部份的佛教徒都會說:「是釋迦牟尼佛所說的。」但如果我們仔細的研究這些「淨土經」,就會發現都是在反對釋迦牟尼的思想和行為的。如果「淨土經」真的都是釋迦牟尼自己所說的, 他就是自他就是自己在打自己的嘴巴。以下的八點是其中的要點﹕

 

第一、像《阿彌陀三耶三佛薩樓佛檀過度人道經》卷下(註一),《無量壽經》卷下(註二),《無量清淨平等覺經》卷第三(註三)。這些經都把「齋戒」做為往生的條件,這是很反釋迦牟尼的。因為釋迦牟尼的門徒「達婆達多」,就曾建議釋迦牟尼,要他嚴嚴的規定他的門徒要吃齋,但卻被釋迦牟尼反對,於是提婆達多開始反叛;而釋迦牟尼最後也因吃了「嫩豬耳」,得赤痢而死。他又怎會把「齋戒」做為進入極樂世界」的標準?

 

         因為在釋迦牟尼的時代,他們都是以乞食為生,一天只能吃一餐,而且過午不食,(不像現在的法師把其他的二餐改為藥膳,變成一天吃三餐,並且都不必去乞食不慮缺食)。而且他們一天也只能乞食七家,若七家乞食不到,就不准再乞,要挨餓到明天;而且當時乞食的人又多如過江之鯽,各種門派的修行者,也都在乞食,那有機會讓他們挑食「吃齋」。也正因這緣故,日本、韓國、西藏、以及南傳的法師,他們經過研究後都發現,釋迦牟尼和他的門徒們都不是齋食者,為何現代的佛教要主張齋食?因此,都前後紛的開放吃魚和肉,也都公開的吃,只有中國的法師在表面上堅持,但很多人都在「偷偷摸摸躲躲藏藏的」吃肉。(註四)

 

第二、西方極樂世界是不顧因果的。這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人,他們都帶著惡業往西方極樂世界一躲,就成了「道德犯」,把他們與人的因果完全撇下,害得那些與他們有因果的人不能了業,在娑婆世界又增加了很多的惡業。他們的情形就如同從台灣逃到美國的「經濟犯」一樣,他們怎能成佛?

 

      有些人還作個美夢說:「我會先去註了冊,再回來了業。」但他們卻不知道一去了,就好像老鼠入了籠子,一去立刻被關在蓮化中「十二大劫」,像較好的法師們,一去也會被關「五百年」,而那裡的「一天一夜」,就等於地上的「一大劫」。等他們回來時,這些原在地上的眾生,因為壞劫的來到,他們都變好,一級一級的往上跳(註五),到「空中劫」時,都被逼進「四無色界」。他們想回來了業,連門都沒有。

 

第三、一般印度人所寫的佛經,都是東南西北的順序,但在《無量清靜平等覺經》卷第二,其說法卻是這樣:「東方無央數佛國﹍﹍西方無央數佛國﹍﹍北方無央數佛國﹍﹍南方無央數佛國。」(註六)這種東西南北的觀念,顯出這本經不只是反佛的習摜,也可確定不是出於印度人的手。

 

第四、在釋迦牟尼的觀念中,天只有廿八天,但在《無量清靜平等覺經》卷第二,其天數竟多到卅六天。(註七)

 

第五、在釋迦牟尼的觀念中,一大劫有八十小劫,但在《大寶積經》卷第二十卷中,卻說佛告訴舍利弗「二十小劫以為一劫(指大劫)」(註八)。那是反佛說的,因為在釋迦牟尼的觀念中,二十小劫只是一「中劫」而已,一「大劫」是有四個「中劫」,等於八十個「小劫」。

 

第六、在釋迦牟尼的觀念中,人類的壽命最長是84,000歲,但像《大寶積經》卷十七,卻說「世間自在王如來」為「法處比丘」說法「億歲」,然後又獨自思維「五劫」(指大劫。註九)再發出他的大願。一大劫是1343840000年,五大劫是6,719,200,000年。這是要經過至少五次的天地「壞空」,請想一想,一個普通和尚怎能活那麼長久,既使在「壞中劫」和「空中劫」時,他能跑去「兜率天的內院」,但在「兜率天內院」生命的極限也只有五億多年。因之,這經的思想也是反釋迦牟尼的。

 

第七、像在《無量壽莊嚴經》中,「世自在王如來」為「作法比丘」講了「八十四百千俱胝那由他佛剎」,講了「一劫」,又想了「五劫」,是八十億六千三百零四萬年,(註十)他纔發了他的大願。這和第六點一樣,也是很反釋迦牟尼的思想的。

 

       由以上的推論,我們知道這些淨土經都不是由釋迦牟尼說的,是後來的法師偽託釋迦牟尼寫的。這些寫偽經的大乘法師,因為對佛經認識不清,所以亂寫,也因為寫的人不只一位,所以寫出的佛經,纔會牛頭對不了馬嘴,往往把「豬母牽去牛墟」(台語,把母豬牽到賣牛的牛墟出售)。因此把佛經弄得很雜亂。

 

註一:《大正新修大藏經》第十二冊,P.310.(《大正新修大藏經》簡稱為大正)

註二:大正十二P.277.

註三:大正十二P.310.

註四:龔天民,《答妙真十間》P.10.少年歸主社.台北巿.1979.1.第五版; 原文為樂觀法師所寫.1957.6.1.《覺生月刊》).

註五:大正, P.304.

註六:大正十二P.287-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