淨土經的研究(十四)

 

            王曰休校輯佛經的畫陀添足           陳義憲

 

  在佛教《大正新修大藏經》第十二冊中,刊了一篇由國學進士龍舒王曰休校輯,名為《佛說大阿彌陀經》的佛經。他認為佛經中有四本經,原是一本經,但因為譯者的不同,所以就變成四本經,即由後漢月支三藏支婁加讖所譯的《無量清淨平等覺經》(在本文代號為D);由曹魏康僧鎧所譯的《無量壽經》(在本文的編號為B);由吳月支支謙所譯的《阿彌陀過度人道經》(在本文的編號為E)和西天三藏法賢所譯的《無量壽莊嚴經》(在本文編號為C)。他覺得它木略雖同,但卻互有差異,有的其文太繁,使人不願看,有的太嚴,使其文喪其本真,有的其雖適中,卻失其意;因此,使釋迦牟尼說此經的目的,以及阿彌陀佛度人之旨,變成紊而無序,隱而不彰。所以他覺得很惋惜!因此,他經過熟讀,精心的思考把它敘為一經,使它恢復本來的面目。

 

 

  他的方法是,如果是同一事,則取其安者,取其要者,取其真接者,取其有者(即言本有,那本沒有,就取有的),取其彰明者,取其優者。然後修正它的辭句,前除重複的句子,使其義更暢順,如果有疑惑的就捨棄。他的輯經的態度也很虔誠,常祈求觀世音菩薩來暗中幫助他,經過三年,就輯好了這本《佛說大阿彌陀經》(在本文的編號為F)。

 

  看了本經的經序,讀到王曰休進士的努力,只要認真研讀過這四本經的人,就會知道,他一定是不能做好的。單單從阿陀佛的發願來看,它的B經有四十八願,它的C經有三十六願,它的D經和E經都是廿四願。

 

  但如果我們看這四本經大體上是可以分為二類,第一類是B經和D經都是由定光佛或錠光佛下數的。B經是下數五十四位佛,而D經是下數三十八位佛;第二類是E經,是由提(和心的合字)竭羅下數三十四佛至;第三類是C經,是由然燈佛往上推卅八佛。

 

  如果從發願的人來看,也分為三類。第一類B經,它的發願人是法藏,D經的發願人是法寶藏;可以看為同一人,而第二類是C經,它的發願人是作法,第三類是F經。發願人是曇摩伽。

 

  如果看發願者參考了多少佛世界,則可以分為三大類,第一類是B經,D經和E經,都是參了210億的佛世界,但C經,則參考了84百千俱胝那由他佛國(俱胝是億,那由他兆)。而A經參考了21俱胝(即億)的佛國,則C經是B,D,E三經的四萬兆倍。可由下圖看到:

 


誰發願?  在那一佛    以何佛開頭或下推      參考多少       過了多久?  發了多 編號

           面前發願?   多少佛?               佛世界?                   少願?

  法藏     世自在王   錠光如來下數五十四佛  210          經五劫思維  48    B

  作法     世自在王   燃燈佛上推三十八佛    84百千俱胝那由他 經五劫思維  36    C

  法寶藏   世饒王     定光如來下數三十八佛  210          不詳      24    D

曇摩伽   樓夷*   **竭羅下數三十四佛  210          不詳      24    E

  法處     世間自在王 燃燈佛上推四十二佛    21俱胝          五劫思維   48    A

 


再從其講經的地點看,可以為二類。第一類是B經和E經,是在王舍城闍崛山中講的,D經是在王舍城的靈鷲山中講的,C經是在王舍城的鷲峰山中講的。

 

  再從聽經的人看,B經和E經記為大比丘有12000人,C經記為大比丘有32000人,D經記為大弟子1250人,菩薩72那術,比丘尼500人,清信士7000人,清信女500人,欲天子800000人,色天子700000人,遍淨天子60那術,梵天一億。

 

    再從列名的人看,B經記了31尊者,17菩薩;C經和E經只記31尊者;D經記了35賢者,11比丘尼,16清信士,7清信女。

 

    從極樂世界的位置看,B經記為去此千萬億剎(註一);C經記為去閻浮提百千俱胝那由他佛剎(註二);D經和E經記為去是閻浮利地界千億萬須彌山佛國(註三)。

 

    從阿彌陀佛的成佛來看,B經記為:成佛已來凡歷十劫(註四);C經記為:成佛已來已經十劫(註五);D經記為:作佛已來,凡十八劫(註六);E經則記為:作佛已來凡十小劫(註七)。

 

  從四本經的長度看,B經有十三頁又二欄(註八);C經有八又二欄(註九);D經有二十頁又二欄(註十);E經有十八頁(註十一)。

 

  比對了以上十種有關描述釋迦牟尼講經的情形,以及阿彌陀佛成佛前的發願者是誰?他參考了多少佛國?成佛前的發願數有多少?在誰的面前發願?成佛後有多久?以及其國距離我們有多遠?都會看出有很大的不同。顯出這四經非是因為譯者的不同,以致譯成這樣。

 

  請讀者想一想,像B經,D經,和E經的下數,和C經的上推,這是多麼大的不同,要把所有的下數的佛,全數去掉,再另外又擬出卅八個佛名來,這絕不是翻譯的不同所致;另外看其下數的諸佛名,B經列了五十四佛,D經列了三十八佛,E經列了卅四佛,有那一個佛是可以順序對了的。像同是廿四願的D經和E經,相同的願也只有十三願而已。其他的十一願卻各不相同(請第八篇<阿彌陀佛諸經是誰說的?>)。這也不是因為譯者的不同所能造成的差別。筆者在第八篇中也詳細的說明:它應是有一篇原始版本,但很簡單,其願應不多,但後來各自加上了不同的願,有的就加上了上推的佛名的各自加上下數的佛名,再加上後文,結果就形成了這麼多不同的佛經。

 

  如果我們仔細的看王曰休進士所校輯的《佛說大阿彌陀經》,就會發現:他的校輯,他採用的講經地點,是採用D經,聽講的大弟子人數,也是採用D經,列名的尊者十人,是採用了B經卅一尊者中的前面九人和最後的阿難,而把其中的廿一人除掉;其菩薩也是採用B經十七菩薩中的前面七位菩薩,把後面的十位菩薩也丟棄了;所列之五十四佛也是用B經的;發願的數目,也是採用B經的。

但其發願的內容就有很大的不同。

 

  經筆者的類歸,阿彌引佛所發的願計有一百廿六個願,但包含B。C經,D經和E經的願,總共有103願,(請看第九篇<阿彌陀佛發了多少願>).在這一百零三個願中,含有王曰休進士所校輯的這本《佛說大阿彌引經》(在本篇文章的編號為F)所列之願者,共有五十願(註十二),而F經所未包含的願,

共有五十三願(註十三)。因之,我們可以看到,王曰休進士的校輯,並沒有真正的把它變成「合一的經,而是大量捨棄經典的內容。而這本《佛說大阿彌引經》的存在,使佛經變得更雜亂。是沒多大幫助的。而佛教不察,竟然把它所收入《大藏經》中充當門面。

 

註一:大正十二.P270.

註二:大正十二P.321.

註三:大正十二P.383,303.

註四:大正十二P.270.

註五:大正十二P.321

註六:大正十二P.282

註七:大正十二P.303.

註八:大正十二P.265-279.

註九:大正十二P.318-326.

註十:大正十二P.279-299.

註十一:大正十二P.300-318.

註十二:1-3,5-12,16-18,21-22,25-29,31,33-34,36-37,43,46,53,56-57,60-61,66-67,83,85-87,89-90,92,95,97-100,107,110-112,117,120.

註十三:4,13-15,19,23-24,30,32,35,38-42,44-45,47-52,54-55,58-59,65,80-82,84,88,91,94,96,102-106,108-109,113-116,118,121-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