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佛學的難題

 

陳義憲

 

  佛教在今日世的大宗教中,它是排名第五大的宗教,(註一)但如果在華人的世界中,它卻可以算是僅次於民間宗教的第二大宗教(註二)。但如果以影響力來說,它在華人世界中,應是第一位。因此,對於宗教旳工作者來說,佛教是值得研究的宗教,也是必須研究的宗教。但一般的比較宗教研究者,或是民俗學研究者,甚至連佛教的佛學權威,也常常會講錯佛理,那是為什麼?為何這些學者都很難把佛教的佛學研究得很透徹,以筆者的瞭解,那是因為有以下的幾個原因。

 

  因為佛經偽經多:

 

  佛經的雜亂,是和道教及一貫道差不多。道教和一貫道的雜亂,在說明某一樣道理的時候,不只要問:「是那一個廟說的?」有時還要問:「是那一個時期說的?」而佛教的雜亂,其主要的原因,是由於他們對佛經的認定標準太鬆懈,只要在佛經的前面加上一句:「如是我聞,一時佛在」,就會被看為是佛所說經,而收入大藏經中。  

 

甚至一些沒有這句「如是我聞,日時佛在」做開頭語的所謂「無頭經」,也照樣會被收入在佛經中。(註三)

 

像有些經,明知是某人所寫的,或是明知是偽經,但因為喜歡的人多了,或是在佛教中已能起一些作用了,也就只好把它留在佛經中,或是加以刪除有防礙的字句或名詞而保存下來。(註四)

 

因為佛經抄本多:

 

如果我們看大藏經,就會發現在大藏經中,幾乎每一本經都有幾個抄本,而且幾乎每個抄本都大略會有或多或少的不同。因此,抄本的增加,在無形中就會形成雜亂(註五)。以淨土經為例:到底阿彌陀佛曾發過多少願,明例的就有廿四願,卅六願和四十八願,像四十八願和廿四願的,也各有不同的抄本(註六),另外還有一本經後人綜合研究,再重組織而寫的佛經,也列在其中,(註七)使佛經變得更雜亂。

 

因為佛經古本多:

 

佛經之所以難懂,最主要的原因,是它的古本太多,幾乎百分之百的佛經,都是文言文。要今人去看古文,那真是無良。既是這樣,為什麼佛教不把這些古文譯成今文?有這種看法想法的人就太不認識佛教了。佛教之所以要把一些不該放入大藏經的,都放入其中,其目的只是在向人強調,「佛經瀫瀚」這四個字;而佛經大部份都保留隋唐時期的譯文,不是因為沒有錢,佛教的錢,是所有華人宗教界中最有錢的;不是沒有人才,單單在台灣,就有二十多個佛學院,懂佛經原文的,如過江之鯽。若是有錢,又有人才,為什麼佛教不把它翻譯成現代文?其主要的目的也是四字:「不讓你懂」。因為若翻譯成為白話文,你就會看出其中的雜亂和錯誤來,相信的人就會減少很多,特別是那些較理智的知識份子,就會幾乎完全離開。

 

像基督教的聖經,做法就不一樣,它一譯再譯,希望讓人人都看得懂。像中文聖經,巿上就有七八種譯本,還有很多的註譯本;像英文聖經,巿上就可買到幾十個譯本,註釋本也很多。任何人都可在家中,讀得明明白白,都可自行研究,把整本聖經的內容瞭然於胸。

 

因為佛經輕視多:

 

什麼是「僧寶」?就是指佛教的法師。為什麼佛教的法師會被看為「僧寶」呢?那是因為法師自己認為;他們是維護,傳揚,實施釋迦牟尼的佛法人,沒有他們,釋迦牟尼所留下的「法寶」,雖存在,也等於沒有作用。既是這樣,為什麼輕視佛經的法師會那麼多呢?那是因為,釋迦牟尼所主張的成佛之法,其時間太久(註八),沒有像極樂世界那麼簡易。而佛教法師和信徒所要的是:「頓俉成佛」,「即生成佛」,不要經歷「三大阿僧祗劫纔有可能成佛」。所以現代的佛教只強調:「唸一聲佛(喃嘸阿彌佛)勝過讀(釋迦牟尼的)三藏十二部(現在也幾乎把大乘佛經看成是釋迦牟尼所講的佛經)」。因此,大藏經幾乎都被鎖在櫥櫃中,幾乎至今都還是全新的(法師幾乎都沒有自己的大藏經)。(註九)

 

另一個會使佛教的法師輕視佛經的原因,那是因為他們也知道佛經的雜亂,幾乎每一種要目,都有不同的說法,而且也有很多是反常識的說法,逼使他們有時不得不,要從眾多的答案中,選出最合心意的答案來解說。所以美其法曰:「佛學是結論後的研究,不是研究後的結論」。甚至也只能自己加以修正,以引經不引文的方式來加以註解。

 

因為佛經譯名多:

 

佛經中有很多的名詞,有天界名,地獄名,大劫名,山名,水名,樹名,龍名,鳥名,災名,人名,鬼名,淨土名,佛名,菩薩名,國名,數目名------這些名,不但因為翻譯的人不同,翻譯者的時代不同,翻譯者的來處不同。因此,同一個名稱就有不同的譯名。但因不想讓人讀懂,就沒有統一的譯名,因此,使有心要研究者增加很多的困難。

 

因為佛經觀點多

 

佛經的寫成可以分為三大時段,四大領域。佛經的寫成,可以分為以下的三大段:第一大段是說法和門徒的的結集時期:這一時期大略經過五百年。釋迦牟尼在這一時段出來傳教說法,講了阿含經和一部份的律藏,但都沒有筆之於書(註十),經過四次的結集,直到紀元初年左右,纔真正筆之於書。第二大段是大乘佛教書寫期:這一時段,佛教產生菩薩信仰,把佛說擴大,把佛說的三千大千世界,擴大為十方無量世界,把一時無二佛,擴大為各個淨土都有佛,並且貶斥聲聞乘。這時段也大約有五百年。第三時段:這是佛教在印度的墮落期。在這時期是佛教在印度遭受摧殘期,因為印度教的興起,把佛教辯得幾無完膚,逼使佛教的法師每日都有很多人歸向印度教。佛教為援回其墮勢,不得不只好接受梵天的信仰,甚至把房中術以及異教的信仰,都融攝入佛教的佛法中,使佛教更形成雜亂。(註十一)這時期大約有七、八百多年。(其開頭和第二時段的未期重疊)。

 

佛經寫成的四大領域。第一個領域,是在印度,完成了大部份的小乘佛經和大部份的大乘佛經。第二個領域,因為阿育王時期,把佛教外傳,因為面對各地方的需要,而寫成了某些小乘的佛經。第三個領域,因為佛教的北傳,在面對異教的攻擊,也由法師偽託而寫了很多的佛經。(註十二)第四個領域,是大乘佛教在第三期後,進入中國的西藏等地,與當地的異教結合而形成密教。這時期所寫成的經典,強調即生成佛,法寶,形成大乘密宗。

 

正因為佛經的寫成有三大時段,四個領域,因為受環境的逼迫,匆寫成,不只使佛法產生雜亂,也因為寫佛經的人,對佛理所知有限,自說自話,因此所寫成的佛經,對同一事就有不同的觀點。致使佛學的研究者無所適從!

 

佛經就因為有了以上的六多,使一些佛學的研究者無法深入研究。當然讓人無法深入研究,對佛教來說,就像在其上了一層「他弗龍」一樣,也給佛教的法師比有空間吹噓佛學的深奧;但對佛教本身來說,其損失更大,因為身為僧寶的人,對佛經的認識,也無法深入,那是很悲哀的事。不知法師覺得怎樣?請問法師:「你心安嗎?」

註一:按信徒人數來排行,在佛教之前的宗教是回教,天主教,印度教,中國民間宗教,佛教是排行老五,基督教更正教算老六;但若把更正教,大英國教和基督教的獨立教派會在一起算為基督教,則佛教就排行老六了。(請看Britannica Book of Year 2002,P.302.

 

註二:同註一。

 

註三:單以四阿含經為例:在《大正新修大藏經》第一冊的《中阿含經》中,其《佛鐵城泥犁經》(No:42),《佛說蟻喻經》(No:95),《佛說治意經》(No:96)都屬無頭經。在《大正新修大藏經》第二冊的《雜阿含經》中,其第十六卷的436,437;其第 34卷的11;第卅七卷的10,33,也是無頭經;在《雜阿含經》的100《別譯雜阿含經》中,111, 122, 126, 128, 129, 157, 160, 193, 207, 351, 352, 353, 354, 355, 356, 357, 358, 359, 360, 361, 362,363,364;在《雜阿含經》第104, 111, 也都是無頭經;在《增一阿含經》的146, 150,也是無頭經。其他的大乘經典,無頭經就更多了。

 

註四:像《高王觀音經》,聖嚴法師明知它是假的,但卻公開的說:「文字雖出偽造,諸佛菩薩聖號,卻是出於佛經,所以仍有靈驗可觀。」(聖嚴法師,《觀世音菩薩》P.12.)其說法無形中給偽佛經留了後路,恰如有人懷疑自己所拿的是假鈔,但銀行的鑒定卻說:「這有什麼關係,只要鈔票的像片對了就可以了。你想假鈔會斷絕嗎?

 

註五:請看第二冊《雜阿經》的101-124 目錄註明;另外請看《增一阿含經》126-148的目錄註註明。

 

註六:阿彌陀佛發廿四願的有《大正新修大經》第十二冊的《佛說無量清淨等覺經》和《佛說阿彌陀三耶三佛薩樓佛檀過度人道經》;發卅六願的有《大正新修大經經》第十二冊的《佛說大乘無量壽嚴經》;發四十八願的有《大正新修大藏經》第十一冊的《大寶積經》卷十七;《大正新修大經》第十二冊的《佛說無量壽經》。

 

註七:國學進士龍舒王曰休鑒於《佛說無量壽經》、《佛說無量清淨平等覺經》、《佛說阿彌陀三耶三佛薩樓佛檀過度人道經》和《佛說大乘無量壽嚴經》,四經原為一經,但卻有不同的內容,和不同的發願數,所以就柔合上述四本經重寫成一經,名為《佛說大阿彌陀經》,以阿彌陀發四十八願為主,另寫一佛經,但因其研究並未真正深入,反而使佛經變得更加複雜。

 

註八:釋迦牟尼主張人要成佛,至少要經歷「三大阿僧祇劫」。這時間是「三大劫 X 阿僧祇」。一大劫是1,343,800,000.一阿僧祇是一千萬萬萬萬萬萬萬萬兆年。那是4的後面要加560年。因為時間太長,就被華人棄絕。

 

註九:請讀者去佛寺一看就知道。

 

註十:讀者可看「佛教史入門」之書,都有記載.

 

註十一:請看聖嚴法師,《學佛正信》P.31.圓神出版社,台北巿,1991,1.初版。

 

註十二:較出名的有:《地藏菩薩本願經》、《佛說三世因果經》、《父母恩重難報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