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彌陀佛怎能成佛(一)

 

一,西方極樂世界,佛教的最後希望

 

陳義憲

20107 修訂

 

    從我個人領受中,我覺得信仰宗教的主要目的,不是為著要得著心靈的倚靠,或是精神寄託,也不是在鼓勵人行善。而是要幫助人找到怎樣回歸天家(或永生,或成佛)的道路與方法。若按這目的來說,如果有任何的宗教,只要它能提供人,找到怎樣回歸天家(或永生,或成佛)的道路與方法。任何宗教應該都是可以相信的。

 

    但我們現在所面對的問題卻是:這些宗教真的可以引導人找到那條回歸永恒的道嗎﹖我們知道,世界上有很多的宗教,每一個較高級的宗教大略都會指出一條路來。像一貫道指出了「理天」;道教指出了「大羅天」;印度教指出了「大梵天」;基督信仰指出了「樂園」(或稱天家);像佛教就強調它有八萬四千法門,每一法門都是一條路!但問題是:這些宗教所指出的道路,真的都能指引人回歸永生(或永恆)嗎﹖世上真的有那麼多的回歸道路(方法),和回歸的地點嗎?

 

    如果我們把人類的歷史往人類開始的方向回推,推到人類只剩下一男一女時(因孤陽不生,孤女不育),請問:「回歸的道路會有多少條﹖」其答案,應是只有一條。現在我們再反推,把時間從古時往現代方向推展,當人類越來越多,文化越來越發展時,在人類史中就不斷產生了一些新宗教;而這些新宗教也各指出一條新的道路來!請問讀者:是否會因為有了新的宗教,就會有更多條的道路產生﹖而且回去的地方是否也會漸漸的增多﹖這些回歸的地方,真的會因為大大小小的宗教而變多嗎﹖回歸的方法會因此而增加嗎﹖按理應該是不會的。

 

    像有一些宗教,在人類的發展中消失了,它們所指出的道路也從此消失了﹖按理,若這些宗教若是真實,這些道路應是不會消失的。但事實上它們都已消失了,這就顯出其所指出的道路不真。因為「道路」實際上只是「方法」,既是方法,應是不會因為走的人太多,就變成太擠,而需要增多道路(方法);按理,既使要增加,也不是「某某人」創設了新宗教,就能增加新的道路的。也不會因為創設者死了,而且走的人少了就消滅了。事實上,當我們安靜的細想:人類的生命都應有所來處,而且應是來自同一個地方。也應是從那裡來,就回到那裡。因此,回去的地方也不會因為太擠,而需要再開闢新地方。

 

    正因為這樣,就產生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真正回歸的地方」,事實上只有一個,而回歸道路也只有一條。其他的道路與回去的地方都是虛假的。也就是很多自己以為走在「正道」上的人,結局都會滅亡。正如《聖經》所說的﹕

 

    「有一條路人以為正,至終成為死亡之路。」(箴十六:25

   

    也正因著這緣故,我們都要思想,自己所信的宗教是真的宗教嗎﹖它是最元始的嗎?你真的相信現在所走的道路是通向永生嗎?敬愛的朋友,比方您喜愛一顆鑽石,其外表看起來很美麗,您用了高價買下來,這顆鑽石在您的心中一直以為它是一顆真鑽石,別人看見您戴著這鑽石,他們也認為以您的身份,一定不會戴假鑽,大家都相信您手上的鑽石一定是真的。可是如果有一天,您偶然看了報紙,發覺現在巿面上有很多商店,他們所賣的鑽石,都是以「蘇聯鑽」來冒充的,這些「蘇聯鑽」從外觀看起來很像真鑽石,但本質上卻不是。因此, 你開始懷疑手上的鑽石,不知道它是真是假?於是拿去鑒定!結果,發現它真的是一顆「蘇聯鑽」,那時您心中一定會感到很懊惱!

 

    這個比喻,是要提醒人,當人買到一顆假鑽石時,其損失也只是金錢而已!但如果人信仰某人所創設的宗教,以為這信仰可引領自己獲得永生(或上彼岸)!結果竟然是假的,它的損失是很大,也很可悲的」。因此,這一系列文章的寫出,其目的,乃是要請佛教徒仔細的研究「佛教信仰」,看看它是一顆信仰的真鑽石,還是信仰的假鑽石。

 

    可能有很多佛教徒都不知道,你自己雖然拜了很多年的佛,也自以為是很虔誠的佛教徒,但在實際上你卻不是佛教徒;雖然你自稱是信仰佛教,但實質上所信的並不是佛教;雖然很多佛教徒對佛教信仰可能信得很虔誠,但卻不知道在佛教法師的心目中已沒有釋迦牟尼佛!也沒有阿彌陀佛了!相信有很多佛教徒讀到這裡,內心一定不會相信這是真的,但事實上,卻是千真萬確的!如果不信,就請看下面的詳細說明:

 

    佛教自印度來到中國,已快要兩千年;在這些年中,曾產生十三宗,其中,大乘有十一宗,小乘有二宗;不久,「小乘」兩宗被淘汰了,而十一宗「大乘佛教」,也合併成八宗。由於這八宗因為都和印度的「龍樹菩薩」有關聯;因此,大乘佛教就尊「龍樹菩薩」為「八宗之祖」(他是公元150-250年的人);後來繼續發展的結果,在這八宗中有作用的,也只剩下三宗,即淨土宗、禪宗和密宗。這三宗,如果我們看其本質,實質上已只剩下一宗,就是「淨土宗」!

 

    因為,禪宗十之八九皆已兼修淨土,他們在超度亡靈時所唸的,也只有一句話,就是:「喃嘸阿彌陀佛」。何以會如此﹖那是因為禪宗雖曾主張﹕「頓悟成佛」,也強調「教外別傳」;但在後來,就有人把釋迦牟尼看成「乾屎橛」(早期無紙,因此在大便後都會用一片片的木橛來刮拭糞口,用後就丟棄!這些被丟棄的拭糞之橛,就稱為「乾屎橛」)」。筆者幼年時,就用過「洋麻骨」的「乾屎橛」。

 

    雖然禪宗在初期時曾信心滿滿的,喊出了禪「頓悟成佛的口號」,人人都在「頓悟」,結果頓悟了一千多年,卻沒有「頓悟」出一個佛來。事實上,禪宗的「大悟」,連近代的禪宗大師聖嚴法師也承認:它是無法使人成佛的,他說﹕

 

「其實,開悟並不即是成佛,乃至也並不即是見道

,比如宋朝的高峰原妙禪師,自稱他一生用功,「

大悟」一十八次,「小悟」不知其數。可見,「開悟

」並非「成佛」,如說「開悟」即是「成佛」,乃是

成的『理佛』,乃至『相似佛』,而絕不是『究竟佛

』。充其量,禪宗的「開悟」,相近於『得法眼淨』

──見道──小乘的初果,大乘的初地而已。」(

註二)

 

    因之,禪宗自達摩老水還潮至今,並無一人成佛。他們雖是「悟了再悟」!「頓了又頓」!生各種禪,很多人的頭上都被打了大包!但卻無一人能因漸悟或頓悟而真正成佛!為此,筆者過去曾寫了一偈,希望和你分享﹕

 

    「你悟我悟他也悟,人人都想成浮圖。(佛陀早期的

中文譯名)千多年數億佛子,你誤我誤他也誤。」

 

    由於禪宗的悟,不管是漸悟或是頓悟,因為都沒有實際果效,他們發現:禪宗的「悟」,其價值就像「鷄翅膀」!所以現今十九的禪宗法師坐禪坐久了,發現「禪來禪去」,也不過如此而已!因此,禪宗的法師坐久了,就紛紛伸出一隻腳踩上了「淨土宗的法船」,變成「雙腳踏雙船」,美其名「禪淨雙修」。像聖嚴法師也是「禪淨雙修者」。他所主持的法鼓山誦經團,在主持超度時,他們所唸的經文也只有一句,就是:「喃嘸阿彌陀佛」!

 

    另外,像西藏的密宗,最大的達賴喇嘛據說是觀世音轉世的。(註二)班禪喇嘛據說是阿彌陀佛轉世的。在極樂世界中,阿彌陀佛是老大,觀世音菩薩和大勢至菩薩是阿彌陀佛的助手;但若看《悲華經》,就會發現他們三人原父子,阿彌陀佛的前生是父親,觀世音的的前身是大兒子,大勢至的前身是次子。(註三)但一下了凡就完全不同了。像上一代,觀世音轉世的達賴,幾乎逼死阿陀佛轉世的班禪,而這一代,班禪則投靠了中共,而達賴反而被逼在世界各地流浪。

 

    很明顯的,他們的轉世說法是不真的,否則在極樂世界中又如何算賬﹖因為西藏的密宗的兩個大頭頭都承認自己是由淨土而來的。因之,西藏密宗實際上也是淨土宗的化身。而新成立的「真佛宗」,其創始人盧勝彥蓮生活佛,也強調他自己是阿彌陀佛的化身,也強調他自己是「十八蓮花童子」的「白蓮花童子」。他強調他的淨土是「摩訶雙蓮池」,也是在「極樂世界」中。由此,我們可以知道,現在的佛教,不管在台灣和大陸,已沒有小乘,只剩下大乘的「淨土宗」。

 

    因之,佛教把整個的希望都放在「淨土宗」。佛教的法師為何會這樣﹖那是很不得已的,因為他們在其他的十二宗中找不到出路,先把小乘二宗丟棄,再把大乘三宗又丟棄,最後又把另外五宗又丟棄,不丟棄的,最後只能苟延殘喘!禪宗和密宗,都成了佛教信仰上的「雞翅」,吃又沒肉,丟了又可惜!因此,他們就把希望全放在「淨土宗」的身上。聖嚴法師也承認:跟我們最最有緣的應該是西方極樂世界的阿彌陀佛淨土。」(註四)

 

  正因為大家都把希望放在西方極樂世界上,因此,聖嚴法師也很感嘆的說:

 

  「非常奇妙的是,我們這個世界的眾生,往往在活

著時求藥師佛,希望長壽不死,消災免難,卻未想

到要去東方的琉璃光淨土,準備死亡來臨時,求阿

彌陀佛希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好像這二尊佛,一

尊是壽星,一尊是死神。這種觀念是把淨土信仰弄

偏差了。」(註五)

 

    這種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何止是一般佛教徒而已,很多的法師也是如此。佛教徒會如此,是因為法師做了壞榜樣!也做了壞的教導;甚至連一些對佛學有研究的居士也是如此。正如佛教最出名的張澄基博士也有這樣的感觸!張澄基博士在現代佛教界中,曾是一位活躍的居士﹐他曾為佛教出了很多力﹐也為佛教寫過很多衛教的書。但他卻對佛教信仰也很灰心﹐他在《佛學今詮》下冊中,曾很坦白的說出他內心的感受﹐他說﹕

 

「我在寫畢般若之後﹐本書原可收場,但想來想去

還是不能不說幾句關於淨土宗的話﹐因為淨土宗在

中國佛教中,可算是一個最普及、最實用,亦最具

影響力的宗派了。淨土宗的道理似淺實深,其行持

顯實密,其成果似遲實疾速;其目的雖像是死後往

生的自利,其作用卻是現享法樂和濟世益人的二利

莊嚴。中國淨土宗的歷史有力的證實了這幾點。但

在討論淨土以前,我有幾句話如鯁在喉,不吐不快

。我寫這篇『淨土今說』﹐感情的成份遠過於理智,

主觀的成分遠過於客觀。坦白的說,我對淨土的看

法大部分都是受了個人的經驗和心情所左右的;因

此說出來的話,私見的成份很重,學術的成份極少

,這是先要向讀者聲明的。經過幾乎半世紀的學佛

生涯﹐回顧以往,心中充滿了無限的惆悵。我的感

想是﹕在菩提道上努力的人很多,但真正能得到成

佛作祖的成就,又有幾人呢﹖無論你如何努力,但

限於天份及共業,今天你在菩提道上所能得到的成

就多半是極有限的。這種學道不成的苦痛,實百千

倍於世事之挫敗,亦惟有親身經歷者才能深知其痛

的。其實,一個人是否能在道上有成就﹐大概皆是

命中早就注定了的吧!白居易有詩云﹕

   

『人生何所欲﹐所欲惟兩端,中人受富貴﹐

高士慕神仙﹐神仙需有藉,富貴亦在天﹍﹍』

 

所以一個人是否能『成仙得道』,要看你是否生而有

『藉』而定了。原來求道者如毛,悟道者如角,此

自古皆然,亦何足怪﹖在世事上失敗的人,可以在

佛法中找到希望和慰藉;但是,在佛法中失敗的人

,卻又如之何呢﹖幸虧有一個『淨土宗』,因為任

何人都能在『淨土宗』裡找到他最後的希望和憑仗

!」(註六)

 

    讀了張澄基博士的話後,不曉得您的感受怎樣﹖在張博士的感受中,他對其他的佛法很失望。因此,他把希望完全寄託在「淨土宗」,這不只是他唯一的「出路」,也是其他佛教法師的唯一「出路」。正因為如此,逼使很多禪宗的法師只好「雙腳踏雙船」。

 

    但筆者在本文中,想要指出的是,他們連這一條「出路」,也是「死胡同」,是「無尾巷」!筆者若能證明阿彌陀佛因為無法完成自己的願,而不能成佛,無形中就把佛教徒「最後的希望」也斷絕了!

 

  筆者期待佛教徒細心的去查考佛教的發展,為什麼現代的佛教大師會強調「在娑婆成佛」?而不再「去極樂世界成佛」?而且也個個在爭論「在娑婆成佛」這說法上,自己說了什麼?做了什麼?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轉變?那是因為這些大師們發現:極樂世界並不是佛教最後的歸宿!因為根據《大正大藏經第三冊悲華經的記載:它明說:

 

    「無量壽佛般涅槃巳,第二恆河沙等阿僧祇劫後分

  ,初夜分中正法滅盡。夜後分中彼土轉名一切珍寶

  所成就世界。」(大正三p.186上)

 

    這是什麼時候?若看大正三p.199就知道,那是指我們的娑婆世界:

 

  「善男子,未來之世過一恆河沙等阿僧祇劫,入第

  二恆河沙阿僧祇劫後分之中,此佛世界當名娑婆。」

 

  也就是當我們的世界一進入娑婆世界時,阿彌陀佛就涅槃了!現在我們的世界,自阿彌陀佛涅槃後,又經過了「成中劫」的「20小劫」,共335,960,000年;又進入「住中劫」的「第九小劫半」,應是己過了「八小劫」即:134,384,000年;到佛死是人壽減劫80歲。則佛死時是第九小劫己過(84000-80) x 100 = 8,392,000年;由佛死至今,大約2,500。因之,由世界進入娑婆至今應是三數之和.:

 

  335,960,000 + 134,384,000 + 8,392.000

  +2,500 = 478,738,500

 

算一算我們的娑婆世界,至今已經過了478,738,500年。

這也是阿彌陀佛的死亡年。

 

  請佛教的法師們安靜的想一想,既然阿彌陀佛已死了478,738,500年了!按悲華經的說法,當阿彌陀佛一死,極樂世界當夜就轉名為「一切珍寶所成就世界」(大正三p.186上)」,而且當夜觀世音菩薩就於一念中間成就阿褥多羅三藐三菩提,佛號「一切光明功德山王如來」(大正三p.186)

 

  算一算,釋迦牟尼佛也真顢頇的,阿彌陀佛早已死了四億多年了,他的極樂世界,也在四億多年就被拆了,改建了,正如台灣俗語所說的:「人死厝拆,雞仔鳥仔捉到無半隻」。為什麼釋迦牟尼還在教導人要「皈依阿彌陀佛」?正像早年原先是鄉下小平房,主人死了,已被人買去改建成高樓了!為什麼經過了四億七千八百七十三萬年了,佛經還在教導人要「喃嘸阿彌陀佛」?而佛教的法師也還在不斷的超渡人往生早已不存在的極樂世界?寫到這裡筆者真為佛教難過!也為佛教的法師們和佛教徒難過!

 

  佛教由印度傳入中國,這二千多年來,由十二宗變為十宗,又變為八宗;再變為三宗;最後剩下淨土宗,淨土宗就成為佛教最後的希望!現在連這最後的希望也沒有了!佛教會何去何從?

 

  或許有人會認為筆者的作法是殘忍的,本文的提出,會逼到使教無路可走!事實上筆者的作法看似殘忍,會把佛教逼到無路可走!但筆者卻是心存大愛,其目的是要讓佛教徒知道,相信佛教實際上是一條「絕路」,於其死後滅亡,不如生前就重新找「出路」,找到真正能獲得永生之路。本文的寫出乃是要幫助一些有心想追求永生的佛教徒,讓他們看到他們真正的「出路」,就是耶穌基督的救恩,這是上帝自古就啟示我們華人的「出路」,也是唯一的「活路」。

 

  筆者本文的提出,也是對法師們的大愛,眼看他們本心是為人類的大愛,想犧牲自己的一生,為眾生,為親友尋找一條出路,來指引大家走向永恆!他們作了那麼大的犠牲,甘願離家捨親別子出家,原意是出於對人類的大愛,但由於佛經的雜亂,又被前輩的誤導,使他們白白的犧牲自己的生命,眼看連自己也要走入絶路!筆者既然知道,怎能閉口不講呢?筆者也知道,本文一但刊出,有可能會佛教徒落入絕望中,但筆者本文的寫出,是心存大善!期望這些絶望的佛教徒,能因著本文而得救歸向上帝,而獲得真正的永生!因為這是一條愛的大道,只要你肯走進大道,今天就有永生!不必等到死後纔知道

 

註一:聖嚴法師,《正信的佛教》p.65-66;聖嚴法師,《學佛正信》p.102.圓神出版社,台北巿,1993.1初版

註二:牙含章,《達賴喇嘛十三世傳記》p.339.濃濃出版社,台北縣,1991.6.初版.

註三:大正三P.184-186.

註四:聖嚴法師《念佛生淨土》P.30.法鼓文化,台北巿,2002.12.二刷.

註五:同上註.P.31.

註六: 張澄基﹐《佛學今註》下冊 P.360-361,慧炬出版社﹐台北巿﹐1983.4.初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