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師,你該還俗嗎?(六)

 

陳義憲 2010.5.12.更新  

 

    第六種該還俗的法師是:只在海面玩水的人!

 

   佛教的法師們按佛理說,應是三寶之一的「僧寶」,他們擔任「法寶」的維護、推廣、解說、糾正和實行的責任,也應是一種先知先覺的工作!如果佛教的法師沒有能力去完成這些工作,他就不能自稱是「僧寶」!像這樣的法師就應該還俗了!

 

   相信最讓佛教徒自誇的是「佛經浩瀚」,確實的,佛經的卷數是很多。像《大正新修大藏經》有一百冊,像《乾隆大藏經》有一百六十三冊,像《卍續經藏》有一百五十冊,像《龍藏》有一百六十五冊。因為佛經的卷數很多,若把這些大藏經擺在書架上,往往都會超過一個大書架,給人的感受是「佛經浩瀚」,因此,有人就把這些佛教經藏形容是「法海」,讓人看了真會有望洋興嘆的感受。

 

    佛經不只是量大,而且其文字又都是隋唐時的譯本,對現代人來說,它是文言文,而且其中有很多的字讓人不會讀,讓人不明其意,要想瞭解其意思真的是很難。或許讀者會感到很奇怪,佛教又不是沒有錢,也不是沒有人才,為什麼不把它譯成現代人都看得懂的白話文?好像基督教的聖經一樣,聖經來華的時間很短,但卻一譯再譯的,至今已譯成了五十一版,字句淺顯,而且還有各種註釋本,使人看了就能一目瞭然。但反看佛教,它來華已兩千多年,而佛經經由歷代皇帝或私人團體,或由個人獨資收集成廿五套《大藏經》(註A),但至今都是原封不動!這些古文有時連電腦上都找不到該怎麼打!其至同樣的一套經文,常有不同的說法:像佛的卅二相,筆者單單在大正藏就找到六十二套不同的說法;像八十種好,筆者也找到廿四種不同的說法;像天界有多少天,筆者也找到十四種說法;像轉輪聖王的葬法,筆者也找到十種不同的處理方法!按常理,像上述筆者所舉的例子,都是佛親口說的,應該都只能有一套而已!怎會講到那樣的雜亂!如果你的一位朋友他所說的話,常常前話王對後語,你認為他誠實嗎?他真的知道真相嗎?

 

註A:蔡運辰編著,《二十五種藏經目錄對照考釋》。中華佛教文化舘。

      1983.12.台北市.

 

    雖然佛光山也曾出版一套《中華佛教經典寶藏精選白話精選版共一百卅二冊》。這套書擺在書架上真的能噱人,但佛光山也只是挑著軟柿子白話一下而已!如果把原典、註解、概說拿掉!真正把佛經譯成白話文,大約譯文只譯了《大正大藏經》十五冊的長度而已;也就是佛光山所出版的《中華佛教經典寶藏精選白話精選版》,雖然總共有一百卅二冊,但在實际上它只翻譯了《大正新修大藏經》不到六分之一而已!

 

  像星雲法師也寫了一套十冊的《佛教》但內容可以看到他把該寫的迴避掉了;也顯出他對佛理尚多不瞭解!可能讀者會認為筆者實在太大膽!竟敢批評星雲大師!事實上,筆者原本也不想講,但為著眾生的靈魂,只好說一些;筆者就根據星雲法師的大作《佛教》叢書之二:《經典》(註B)說一些。

 

    B:星雲大師。《佛教(二)經典》佛光。高雄縣大樹鄉.1995

 

  「本經(地藏菩藏本願經)在教界有佛門孝經的美譽

    ,是佛陀在忉利天為其母摩耶夫人所宣說的經典」。

  (P.323.)

 

  評:若看大正一P.911下:「人間百歲為忉利天上一

   日一夜。」請讀者想一想:佛在世也只八十歲,相

   等於忉利天上的0.8,。佛母從地上死亡立刻上天

   ,她在母親的肚子中也只0.8天;最多也是剛剛是

   受精卵。佛怎麼能講經給剛受精卵聽?由此可顯出

   (地藏菩藏本願經)是一本「偽經」!

 

  「師(無著菩薩)初聞悟入,然猶不滿意,乃以神通

  往兜率天,從彌勒菩薩受大乘經義,乃至請彌勒菩薩

  下閻浮提說法堂,集有緣眾,誦出《十七地經》。

 

  評:雖然按「賢劫千佛說」的說法,下一位來世成佛

  的是彌勒菩薩。他是在佛死後十二年往升兜率天的

  (大正六四P.475)。但從佛經中我們卻可看到,在

  釋迦牟尼佛死時,已有新的兜率天王存在(大正一P.

    27)另外在釋迦未死前,在一次的講經中,不只

  有彌勒菩薩在場,也有兜率天王(應是新的天王,他

  接位尚未一天。因兜率天一天相等於人間四百年)在

  場;另外在另一場合中,也已有新的兜率天王出現(大

  正二P. 550下;大正三P.167上;598;大正八P.

    273中;)!

 

  因此,彌勒菩薩想要在死後上兜率天當天王,而成為下一個佛,那是不可能的說法,是佛經寫錯的!

 

佛教是一個最有錢,又有眾多翻譯人才的宗教,為什麼一直不肯在譯經上著手呢?其實佛教不肯翻譯佛經,使它能成為人人看得懂的經典,和法師常強調的「唸一聲佛,勝讀三藏十二部」。其目的都是一樣的,就是不讓人看懂佛經。因為佛經的另一個特色是──「佛經雜亂」。因為佛經的標準太低,只要有人隨便寫一本經,並且在其前面,寫下「如是我聞,一時佛在」就會被收入佛經中,成為「法寶」。但因為書寫這些偽佛經的人,他們對佛理不明白,所以往往就把內文寫錯了!而收集佛經的人也可能只是有錢,也可能有勢(如皇帝,或其他有勢的人,由他們收集!因此,佛經就變得越來越雜亂。

 

    因此,佛教的法師在不得已的情形下,就只好採取了歐陽竟無的研經方法:「佛學是結論後的研究,不是研究後的結論」。但這種方法也有它的難處,既使要指出其出處都很難,因為其內文也不一定會寫得正確,正因這緣故,逼使法師們不得不又要採取另一種方法,就是「引經不引文」。這是在寫文章時,可以「飛馬行空」的亂蓋,最後就來一個「畫龍點睛式」的說明,這是根據某一本經所說的。就像前文所舉的聖印法師所講〈佛說世界的起形態〉的例子。如果我們不看佛經,單看聖印法師的說詞,會使人讀後會覺得釋迦牟尼真是偉大,在二千五百年前,就能把宇宙的結構說得那麼的完美。但一深入追查,卻發現真正偉大的是「聖印法師」!他能把一個原本對宇宙論完全不知的釋迦牟尼,經過多層的粉飾,結果就變成了宇宙論的高手。

 

    為佛經粉飾的工夫,在佛教的法師中比比皆是。如果讀者不相信佛經的雜亂,我們就以「彌勒菩薩下生」為例。彌勒菩薩被佛教徒期待為「再來佛」,很多人都把未來的希望,都放在他的身上。聖嚴法師就曾這樣的興奮的告訴我們:

 

「相反的,倒有一個好消息報告大家:在此以後十個

半小劫之中,尚有九百九十六位佛陀。將在我們的地

球世界成佛。今後第一位來此成佛的,就是彌勒佛,

所以佛教稱彌勒為『當來下生彌勒佛』。彌勒下生地

球成佛,是在第十小劫的增劫人壽八萬藏歲時,大約

距離現在是五十六億年(以千萬為億計)。」(註一)

 

    寫到這裡,筆者真心的勸聖嚴法師,要當「僧寶」就好好的研究佛經,把一些基本的佛學弄懂了再寫書,否則越寫越多,破綻就越多;從以上的話中,就可以看到聖嚴法師在佛學上有七個盲點:

 

第一盲點:他不知道一個小劫有多久?

第二盲點:他不知道彌勒的下生,還需要各種環境來配合。如海會多深?閻浮堤會多大?------否則就無法下生。

第三盲點:他忘了龍女成佛(他自己寫過《絕妙說法──法華經講要》,顯示他承認龍女曾經成佛,按佛經的說法,在彌勒之前還應有二人成佛(筆者暫時賣個關子)若如此,即使彌勒能成佛,以賢劫千佛說來論,今後能下生的佛只下九百九十三位。

第四盲點:以聖嚴法師所說的彌勒下生日子來看,彌勒不能在賢劫下生。也不能在我們的地球下生,因為這一次的地球生物。在壞劫中。四禪天以下,地獄以上的生物皆還生人間,變好上升,到空中劫時,都往生四禪天(往生他界,不是釋迦牟尼的思想)。

第五盲點:彌勒若下生不了,其他的賢劫九百九十三佛也無法下生。

第六盲點:既使彌勒能下生,也不會在往後的四百四十五個大劫中下生,除非他們是曾當過定光如來八萬大臣或后妃婇女(註二)因為賢劫千佛是定光如來的千子,原本預定賢劫下生的。

第七盲點:彌勒下生應是在人壽84,000(註三)。雖然在佛經中也有下生是在80,000歲的記載(註四)但根據佛經的記載,不是第十小劫,而是未來久遠時(註五)若是第十小劫的80,000歲時下生則彌勒的下生,就不到一個半小劫。是在佛死後24,818,000年。(16,798,000 + 200 X 100 + 8,000 X 100.

 

從佛經中和佛書中,筆者至少找到以下十個的「彌勒下生」時間:

 

今後的五十六億年(以千萬為億計)(註六)

大約是在五十六億年之後(註七)

五十七億六百萬年(註八)

卻後十五億七千六十萬.(註九)

一億四千餘歲(註十)

卻後六十億殘六十萬歲(註十一)

五十六億七千萬年(註十二)

五十六億萬歲(註十三)

三十劫為佛(註十四)

五十億七千六百萬年(註十五)

 

    看了以上的十個答案,不知道你的感受如何?確實的要當佛教的法師很幸苦!因為他們實在背負了很多偽經的重擔,使他們無心去研究,也無力去深研。更可悲的是,在以上的十個答案中,竟無一個答案是正確的。

 

    如果按照佛理來看,那些前往兜率天預定成佛的人,要在兜率天住滿兜率天的4,000年,未住滿的人,就稱為「中夭者」,住過4000 年的,又會被逼下生,或轉生他界,那裡的一天是娑婆世界的400年,因此,正確的答案應是4,000 X 360 X 400 =576,000,000年。也就是五億七千六百萬年。

 

    筆者真的以愛心說誠實話,當法師當得那麼辛苦,不如不當也罷!更何況,釋迦牟尼在實際上並未成佛,阿彌陀佛也成不了佛,彌勒佛又下生不了。很明顯的,佛教是一個無法使人成佛的絕望的宗教,既使你能把佛經倒背如流,又有何益?在這種情況下,要做「僧寶」,談何容易?要想當「僧寶」,就要潛入「佛海」深索其中的情景,不能只坐在船上觀光,從表面上筏過。如果連自己都無法確定,佛是否已走到彼岸?他的法真是「法寶」嗎?那些記載在佛經中的佛,佛真的是「佛寶」嗎?而連佛經真正在說什麼都不知道的法師們,真能成為「僧寶」嗎?

 

註一:聖嚴法師,《學佛正信》P.109.

註二:大正十四P.64.

註三:大正二P.788;大正十四P.434.

註四:大正一P.510,511,830,

註五:大正一P.510,511.

註六:聖嚴法師,《學佛正信》P.109.

註七:同上註P. 104.

註八:聖嚴法師,《佛教人生與宗教》P.136.

註九:大正一P.172.

註十:大正一P.188.

註十一:大正十四P.435.

註十二:吳進生,〈佛教的種類〉。《妙林》二卷十二期P.26.

註十三:大正十四P.420.

註十四:大正二P.600,按應是大劫,若是小劫,就在壞中劫末,因所需環境不能出現。

註十五:聖一法師,《地藏菩薩本願經講記》P.75.華藏佛教圖書館,台北,19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