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師,你該還俗嗎?(四)

 

陳義憲  2010.5.12更新

 

    第四種該還俗的法師──容易被騙的法師

 

  在上文我們曾提到凡「不能自己吃花生的」,以及只是「會說話的鳥」,這兩種法師早就該還俗了,本篇我們要再來談到另一種該還俗的法師,就是「容易被騙的法師」。這種「容易被騙的法師」,是因為自己所學有限,以致無法分辨真假。這種法師在佛教中真的有很多!因此,常造成佛教界中的怪現象──「一犬吠影,百犬吠聲」。不信,我們就以「五時八教」為例。

 

    我們知道「五時八教」是天台宗智顗大師所提出的。他提這五時八教的目的,是要為《大乘佛經》找到容身立錐之地。自古以來,「大乘佛教」和「小乘佛教」就不斷的在爭執,大乘貶小乘,認他們是自私自利之徒,只顧自己生死,不管他人死活,但會講這種話的法師,是屬於詃儇俗的法師,因為佛經明說:

 

羅漢有二輩,一輩為滅,一輩為護,所謂滅者,自憂

得道,即取泥洹;護者憂人,度脫天下!」(大正一,

 P,263

 

    因此,大乘佛教的貶損小乘佛教,這是違背佛經的說法;也是違背良心的說法。是一種只求達到目的,不擇手段的做法!而小乘的反擊是:「大乘非佛說」!這種說法對「大乘佛教」來說,就像孫悟空頭上的「緊箍咒」,使大乘佛教被箍得死死的。雖然大乘法師努力了一兩千年,但一直找不到合適的理由,使「大乘經典」找到「立錐之地」。

 

    為此,智顗大師就提出了「五時八教」的說法,把大小乘的佛經,大類的分為五大類,把這些大小乘的佛經,編定為釋迦牟尼在五個不同的時段中所說的,因此,在說法和性質上就有所不同。以下是「五時八教」的大意:

 

 第一時,是「華嚴時」。這是釋迦牟尼在剛得道的「最初三七日間」所說的,他的身體依舊坐在圃團上,但卻以神通力上升天界,對大菩薩及宿世根熟之眾所說的自證法,即《大方廣佛華嚴經》,正說圓教,兼說別教。

 

第二時,是「阿含時」。說法的時間,是最初的十二年,於鹿野苑等地方說《四阿含經》等三藏教。

 

第三時,是「方等時」。說法的時間,是接下去的八年,也就是第十三年到二十年。說《維摩,思益,楞伽,楞嚴,三昧,金光明,勝鬘》等經,並說「藏通別圓」四教。

 

第四時,是「般若時」。是接下去的二十二年,也就是從成佛後的二十一年到成佛後的四十二年。在這段期間所說的,是說的是摩訶般若等諸部般若。正說別圓二教,兼說通教。

 

第五時,是「法華涅槃時」接下來的最後八年,也就是釋迦牟尼成佛後的第四十三年到五十年。在二處三會中講《法華經》,正明圓教;在臨死一夜說《涅槃經》。(註一)

 

    當智顗大師提出了「五時八教」的說法,一千四百年來,「五時八教」就在大乘佛教世界中不斷的迴盪,你也講「五時八教」,我也講「五時八教」,小和尚說「五時八教」,連大法師也說「五時八教」。整個的佛教界就像「一犬吠影,百犬吠聲」顯得很熱鬧,也顯得「大乘法師」很缺少自己研究佛經的能力!

 

    如果我們仔細的考查佛經,深入的研究佛經,就會發現:智顗大師的「五時」說法完全錯了。他用五十年(釋迦牟尼成佛後講經幾年,有很多種說法,但五十年的說法早已被佛教界揚棄)把釋迦牟尼的人生分為五時。在第一時,也是成道的的最初廿一日,講《華嚴經》,然後纔向鹿野苑的五門徒及最初十二年所收的門徒,講《阿含經》。這種說法是「豬母牽去牛墟」的說法。相信一般略對佛學有研究的人都知道,釋迦牟尼的「初轉法輪」是對鹿野苑的門徒說的,怎麼會是對「大菩薩眾和宿世根熟之眾」說的?若智顗法師的說法對,則釋迦牟尼在鹿野苑的說法應成為「二轉法輪」,不能說是「初轉法輪」。

 

    另外,我們若看《長阿含經》,它是從出生講到死,講到阿難侍佛廿五年(註二),講到佛怎樣進入涅槃(註三),講到怎樣聖王葬(註四),講到八王怎樣分釋迦牟尼的骨灰(註五)。

 

    我們若看《中阿含經》,也同樣講到阿難侍佛廿五年(註六),講到阿難雙樹間為如來敷床(註七)。

 

    我們若看《雜阿含經》,也同樣的可以看到釋迦牟尼怎樣臥在雙樹間,於中夜般涅槃,怎樣被燒。(註八)

 

    我們若看《增一阿含經》雖然沒有講到佛死,但卻講到目犍連和舍利弗的死(註九)他兩人都只比釋迦牟尼早死一天而已。因此,《增一阿含經》也該是講佛講到死。它怎會是第二時所講的呢?

 

    再從《大智度論》,我們可以看到,它講述釋迦牟尼何要講《摩訶波若波羅蜜經》,大略講了二十個理由,其中的兩點,都是為著「長爪梵志」而講的。長爪梵志是一位很有學問的人,根據《大智度論》的說法,他有一天在辯論中輸給其姊,他就猜想其姊一定懷著一位很有智慧的人,他為著不想輸給外甥,立志不剪指甲苦讀十八種經書。等他讀完時,發現他的外甥「舍利弗」也讀完所有的經書,在十六歲時,其論議已勝過一切的人;但卻去作了釋迦牟尼的弟子,而且已受戒半月。所以長爪梵志就去找釋迦牟尼辯論,結果長爪梵去了也辯輸了,就做了釋迦牟尼的弟子。根據《大度智論》的說法,釋迦牟尼說《摩訶般若波羅蜜經》是因為:「欲令長爪梵志等大論議師於佛法中生信故,說是《摩訶般若波羅蜜經》。」(註十)也因為:「佛欲導引如是等大論議師利根人故,說是《般若波羅蜜經》。」(註十一)

 

    如果我們查考舍利弗的師事釋迦牟尼的時間,就會發現他是在釋迦牟尼成道的第一年,是在迦葉三兄弟之後,與目犍連一起帶人來歸順釋迦牟尼的。智顗大師當年喊出他的「五時八教」,是在沒有完整佛經的情形下亂說的,是情有可原的;但近代的法師在有完整的《大藏經》,也接受了完整的佛學教育,又有充分的「佛學資訊」,竟還會盲從的高喊「五時八教」,真讓人感到訝異!

 

    因此,我們很明顯的看到智顗大師的立論是錯的,而那些跟著他亂講的法師,也是該還俗了!如有人聽見某一法師又在講「五時八教」時,煩請你代為勸他還俗吧!因為他是位不認真在研究佛經的人,他怎能自詡是「僧寶」!

 

  註一:資料來自:黃懺華,《佛教各宗大綱》P.302-303.

     天華出版.台北巿.1993.8.四刷.

  註二:大正一P.29.

  註三:大正一P.26.

  註四:大正一P.28.

  註五:大正一P.30

  註六:大正一473.

  註七:大正一P.474.

  註八:大正二P.325.

  註九:大正二P.639.

  註十:大正廿五P.61.

  註十一:大正廿五P.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