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師,你該還俗嗎 ?(三)

 

陳義憲 2010.5.11更新

 

    第三種該還俗的法師:是一隻會說話的鳥。

 

  為什麼一個該還俗的法師,是一隻會說話的鳥呢?當然這也是一種比喻,比喻他們只會講自己不知道的話。相信讀者都知道:在鳥類中有很多種的鳥,他們在主人的不斷教導下(用錄音機不斷的重播同樣的話,經過一段時日),就會講出人的語言,但卻不知道其真實的意義,它們所會的是人講什麼,他們就講什麼。本文所說:「一隻會說話的鳥」是來形容一個「沒有佛學主見的法師」。為什麼一個法師會沒有佛學主見呢?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他自己不努力去研讀《大藏經》,只會跟著別人走過的路走,沒有走出自己的路來,只能跟著別人所說過的話說,不能說出自己的研經心得來。

 

  在佛教中,這種「會說話的鳥」很多,不只是小和尚會成為一隻「會說話的鳥」,連很多的老法師,也會是一隻「會說話的鳥」,甚至很多「大師」,和「上人」也像是一雙「會說話的鳥!如果不信,就請查看一些大法師的專著,和他們所寫的文章。為著要使讀者確信本文所說的話是真,就請看以下的例子:

 

  第一例子:相信很多的讀者都會背「地獄不空,誓不成佛」,這句話是誰說的?不必去猜是那一位佛說的,也不必去想是那一位「活佛」或「早已涅槃的佛」說的,因為不管是那一種佛,他一定不會說這種話,因為他早已成佛了,怎會「誓不成佛」,筆者也知道「蓮生活佛」常說這句話,但那也是隨便說說而已,要是真的「誓不成佛」,他又怎能自稱「活佛」而且還敢自稱「佛王」?難道他的「活佛」不是「真佛」?現在就請問讀者,你是不是也曾引用這句話,來表示佛或菩薩的慈悲?如果是,你自己也可能就是一隻「會說話的鳥」。

 

  很多人都以為「地獄不空,誓不成佛」是地藏菩薩說的,事實上,它並不是「地藏菩薩」說的,他沒有說過這句話。如果我們仔細的查考《地藏菩薩本願經》,就會發現,他只說過以下的話,而且所說的話,又比「地獄不空,誓不成佛」還要偉大。

 

  「若不先度罪苦,令是安樂,得至菩提,我終未願成佛。」(註一)

 

「願我自今日後對清淨蓮華目如來像前,卻後百千萬

億劫中,應有世界,所有地獄及三惡道諸罪苦眾生,

誓願救拔,令離地獄惡趣,畜生,餓鬼等,如是罪報

等人盡成佛竟,我然後方成正覺。」(註二)

 

以上的這兩段話,第一段話比較清楚,其「罪苦」,是指六道眾生;「得至菩提」,是「成佛」之意。整個的意思是,如果我不把所有的眾生,都使他們安樂,都使他們成佛了,我不願成佛。地藏菩薩的這個願,其真意簡單的說應是

 

「六道不空,誓不成佛。」

 

地藏菩薩這句話,看似很偉大,但卻是「傻瓜願」,因為他忽略了佛有「三不能」,其中之一就是「不能盡眾生界」,也是連佛無法把眾生度盡。這句話一講出來,就永遠不能成佛了。第二段話雖然只說他要等到地獄,餓鬼和畜生三道罪報等人都成了佛以後,纔成佛,但也等於是要六道眾生都成佛,因為六道是不斷的輪迴(天道的也會輪迴而成下三途)。但這一次他的發願比較聰明。他加了一個時間表:「百千萬億劫」,過了這段時間,他就拍拍屁股走了。

 

    但不管怎樣,只要發了一次「大願」,是不會被「小願」限制的境界中。因此,地藏菩薩的這個大願,無形中就把自己陷在永無翻身地。如果他不把所有的眾生,都使他們安樂,都使他們成佛了,他不願成佛。或許讀者會以為地藏菩薩真是偉大,明知不能為而為之,其佛心真大。但請不要稱讚他,因為,假若這世上真有地藏菩薩,他是不知道自己曾發過這個願的,因為這部《地藏菩薩本願經》,是中國偽造的,他在無心中把一條尾巴漏出來,他寫下了「羌胡夷狄」,他顯出本經的著作者是華人,雖然在經文中註明是「實叉難陀」所翻譯的,但在「實叉難陀」的譯經記錄中,並未提及他曾翻譯過此經,(註三)因此我們知道,這本經是一種「偽託」,為使古人以為它是「佛早說經」;而且在明朝以前的《大藏經》,也都未收集本經。可知是晚期所出的偽佛經。

 

    因此,如果要強調地藏菩薩的偉大,不是「地獄不空,誓不成佛」,應是「六道不空,誓不成佛」(請記住,這句話是本文的作者說的),請問:自詡為僧寶的法師們,你是否也學了人家的話:一直在那裡說:「地獄不空,誓不成佛」呢?如果是,你就早該還俗了。下文請看:法師你該還俗嗎?(三)

 

註一:《大正新修大藏經》第十三冊,p.780.

註二:《大正新修大藏經》第十三冊,p.781.

註三:實叉難陀所譯的十九部佛經,全部都被收入在唐代所編的佛教權威著作《開元釋教錄》一書中﹐在其卷第九中﹐曾很詳細的記載了實叉難陀所譯的十九部佛經的名稱﹐其名稱如下﹕

「《華嚴經》八十卷,《文殊師利授記經》三卷,

 《大方廣入如來智德不思議經》一卷﹐

 《十方廣如來不思議境界經》一卷﹐

 《大乘人楞嚴經》七卷,

 《大方廣普賢菩薩所說經》一卷﹐

《觀世音菩薩秘密藏神咒經》一卷﹐

《妙臂印幢陀羅尼經》一卷﹐

《百千印陀羅尼經》一卷﹐

《救面燃餓鬼陀羅尼神咒經》一卷,

《右繞佛塔功德經》一卷﹐

《大乘四法經》一卷﹐

《十善業道經》一卷,

《大乘起信論》二卷﹐

《摩訶般若隨心經》一卷,

《大方廣不生不滅經》一卷,

《大方廣如來難思議境界經》一卷,

《離垢淨光陀羅尼經》一卷,

《菩薩出生四德經》一卷。」(龔天民,《地藏菩薩與閻羅王真相》P.14.1990.12.初版.

 

    從以上所記的詳目中,我們可以發現,實叉難陀並沒有譯過《地藏菩薩本願經》這一部書,如果他真有譯過這部書,《開元釋教錄》應是不會把它遺漏的。因為這本書的書成年代,遲於實叉難陀死亡廿六年,所函蓋的年代自漢永平十年(六十七年)至開元十八年止(七三零年),應是不會遺漏的。(同上註)

 

    從《二十五種藏經目錄對照考釋》一書中,亦可看見筆者的推論確實沒錯。在宋代刻版今日可考者,除蜀版《開寶》之外,閩版有《崇寧藏》、《毘盧藏》、浙版有《圓蜀藏》、《資福藏》、和《積砂藏》,這些宋藏中皆無《地藏菩薩本願經》,其他如同時代的《金藏》、《麗藏》、日本《天海》中也未見有《地藏菩薩本願經》之記載,再如在《大藏經綱目指要錄》、宋東京法雲寺「唯日法師」所著的《標目》中,亦未見之,如《至元》亦未列入,甚至連元代的《普寧》亦未有;只有到明代的《南藏》、《北藏》、《大明釋教彙目義門考釋》、明《閱藏知律考釋》、日本《緣山三大藏總目錄考釋》,清朝的《龍藏》,其他如日本《卍字》和《徑山》、《縮刻》纔見到《地藏菩薩本願經》。(註一)

 

  註一:蔡運辰,《二十五種藏經目錄對照考釋》P.47.中華佛教文物館出

          ,台北,1983.12.初)

 

    由以上種種的事實可見,《地藏菩薩本願經》如果真的是由「唐于闐國三藏沙明實叉難陀」所譯﹐應可在宋朝的各種刻版中見到,甚至在元代的《普寧》版中亦未見到,較好的解釋是﹕至少在宋朝的時候,中國尚未有所謂的《地藏菩薩本願經》這一本經書出現﹐只有可能在元代的時候﹐纔有《地藏菩藏本願經》出現。由此可斷定《地藏菩薩本願經》乃是後人所偽托的。筆者推斷,這個後人,應是元朝的和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