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師,你該還俗嗎?(一)

 

陳義憲  2010.5.10更新

 

  相信法師看了這個題目後,都會覺得很憤慨,覺得筆者所擬的這個題目,實在不倫不類,不只不敬法師,而且是幾近於在污辱法師。如果你有這種感受,實在很對不起,讓你們生氣了!但請你別那麼快的生氣!如果你再仔細的看一下題目,就會發現,這題目的後面,有個問號「?」,表示只是在詢問,只是想要和法師們探討。相信法師也知道,在佛寺中,真的有一些法師雖是名為「法師」,但也是整天在混水摸魚的,會讓你看不順眼,你會覺得這些人早就該還俗了,不是嗎?相信法師們一定不敢說,每一個法師都是個個精進的,都是完全遵守佛規的。

 

  或許讀者會覺得很奇怪,為什麼筆者要擬出這個題目?那是因為筆者雖是一個業餘的佛學研究者,平時常研讀佛經,看佛教的雜誌和佛書。但從佛書和佛教雜誌中,卻常發現有很多的文章都寫錯了,很多不該錯的地方,竟然都錯得一踏糊塗!這不只是小和尚如此,很多自詡為大師或上人的,也常常寫錯,甚至和佛經的說法南轅北轍。每當筆者看到這種文章時,心中就很自然的會興起:「這個法師該還俗了」的意念!

 

    在筆者的感受中,第一種該還俗的法師:應是佛學常識比業餘的佛學研究者差的人!相信大半的法師們也都自視很高,都認為自己是「三寶」之一的「僧寶」。不可否認的在「三寶」中,「佛寶」早已過去,他的正法五百年,象法一千年,末法一千年,總共二千五百年,早已過去了幾十年了;而「法寶」雖然留下來了,但如果沒有「僧寶」來維護、傳揚、整理、研究、實行,它依然是死的。因此,在現階段的「三寶」中,「僧寶」應是最重要的。

 

  請問法師們,在你的感受中,是不是所有的法師們都是「僧寶」?相信在你的身邊,就有很多的法師,你也會覺得他們是應該還俗了,不是嗎?就以「迎佛牙」為例,很多上人,活佛,大師,他們對佛學的瞭解,竟然都不如吳伯雄先生;而講得最合佛理的法師,是釋昭慧法師,很可惜的,她少了一份膽量,不敢暢所欲言;像上次的迎佛指骨,明明所迎的佛指骨是假的,但佛教卻能在一團和氣中,辦得有聲有色,連一些素來敢說話的佛學研究者,也都一一封了口,真令人感到不解?佛教是用什麼方法來營造這團和氣?最奇怪的是,竟然可以讓一些佛學者也都了封了口。當然過去「迎佛牙」時,是佛光山利益獨吞,因之,各山頭都有話說;但在「迎佛指骨」,是利益均分;但為什麼連那些佛學者也消音了?這種一團和氣的假象,實是佛教的危機,因為佛教已沒有一點活力了!

 

  以上次的迎佛指骨為例,明顯的我們能看出,它是百分之百的假貨。因為按釋迦牟尼的卅二相為例,他有丈六高,約為一般人的兩倍半高,按理,他的手指也應是一般人的兩倍半長,兩倍半粗。但因為釋迦牟尼有卅二相,其中的第五相是:「手足指纖長無人能及」。意即他的手指腳趾,都比一般人細長,沒有人能比。這不是單指男人,連女人也比在內;也就是他的手指和他的腳趾,沒有任何男人女人能相比;而且佛骨是金剛,是打不壞,也燒不壞的。他的骨頭會碎為細粉,按佛經的說法,是他自已碎壞的!因此,佛舍利是粉狀的(大正十二910下),不會有一顆顆舍利子。因此,我們就知道,釋迦牟尼的手指不會像一根管子,不會像上次所展出的「佛指骨」,卻是那樣的肥短,而且有斷頭斷尾的破洞,有裂痕,有被打洞的釘痕。

 

  另一個特點是,按佛教的說法,佛的舍利是「金剛」亦即是它是打不碎,燒不壞的,不管是佛牙或佛骨,應都是如此,(若是佛指骨,其上下端應不會有斷或有破洞的;若是全骨,應是上下皆沒有洞的)若有破碎,它怎會是佛指骨?如果我們看上次所展出的佛指骨,很明顯的,不管是真骨或影骨,全是上下皆斷,都成為一根上下皆通的空管。

 

  如果你捏一捏自己的手指,或是看一下人類的手指圖就會發現,人類的手指骨,在指端的那一節,都是一頭大一頭小,其他的手指骨,一定是兩頭大,中間小,不管它是怎麼斷,其外形一定是內凹的,不會是外凸的。但上一次展出的佛指骨,是上下都通,是管狀的,表明不是手指的端節,一定是第二節或第三節,也不是完整的指節骨,因為完整的節骨,它的兩頭是沒有洞的。因此,從它的兩端有洞,上下可通來判斷,就知道它的兩頭都曾被打斷過。而且其指骨應是內凹的,如女人腰一樣,不會像展出的佛指骨是外凸的,顯出它不是真佛指骨!

 

  為何這種明明是假佛骨,但全台的佛教法師和佛學者卻會被騙得團團轉呢?而其中的佛教徒,學過人體解剖學,醫學的,應大有人在,為什麼都沒有人看出它是假的?究其原因是他們不明白佛經中的「卅二相」,纔會被大陸的法師所騙。

 

  記得小時候讀過一個故事,這故事在顯出一般華人的感受,雖然不是真的,但確反映華人心目中,認為「為人師者」應有的承擔。這故事是這麼說:

 

  當秦檜死後落在第十八層的地獄裡,他很後悔生前害死了岳飛,以致死後被打入地獄,被關在最下一層地獄中。當他正在長嘆自責,頓腳長悲時,卻突然聽見在其腳下竟然還有人被關在那裡,他很好奇的想知道,在這人世之中還有誰,其過錯竟會比自己還大的?秦檜左思右想,實在想不出在歷史上還有誰,其罪惡竟然能勝過自己?他就用腳踩地,請問下面的人是誰?為什麼會被關在第十九層地獄中。那人就告訴他,他是為人師的!因為在世時誤人子弟,所以死後就關在第十九層地獄裡。當然,這故事是人編的,但卻是在警戒為人師者!

 

  法師也是一位為人師者,是佛法之「師」,又自詡是為「僧寶」的人,他的責任要比一般的老師還重大。一般的老師誤了人家的子弟,最多使他無法功成名就,讓他只能平平凡凡的過一生。但「法師」就不一樣了,法師是擔負了眾生的生死,他若走對了,眾生能跟隨著他往生「彼岸」,但他若走錯了,眾生就跟著他走進,竟然不知它是「死巷」!因此,法師有責任去深究,自己所走的道路是對或錯?也就是他自己要先明白真理,然後纔能指導他人走向彼岸。如果連自己都不明白自己所傳的,是不是真的,也無法分辨事情的真假,不知自己所走的「死巷」,還是一條「活路」,像這樣的法師,就應該早早還俗。

 

  或許大部份的佛教徒會質疑,筆者怎敢斷定,上一次所迎佛指骨,筆者怎能確定它是假的「佛指骨」?當然,最重要的理由──佛骨是金鋼,按佛教的說法,是燒不壞,也打不斷、打不裂的!因此它不應是兩頭都折斷的!或許讀者會感到奇怪?為什麼筆者會發現這個疑點,最主要的原因:正如俗語所說的:「鴨蛋較密也有縫」!筆者只是像一隻「瞎眼雞啄到米」而已!有可能大陸的法師們認為台灣的法師對佛理不夠深入,所以纔敢用假貨來冒充!或許連大陸的法師也不知道佛指骨的真假,所以會纔隨便拿一個出去!因此纔把「甲佛指骨」借給台灣展覽,也把「乙佛指骨」借給香港及其他的國家展覽!

 

  以筆者的看法,若大陸的法師不存心騙人,不管是借給誰展覽,應該都是一樣的!會不一樣,顯示他們有其他存心!不管那種理由,若大陸佛教能判知真假,卻借給台灣佛教會影骨。(註一)那是他們存心不善!則大陸的佛教會應該還給台灣佛教會和幾十萬的佛教徒一個公道!

 

  註一:<543>中國佛教雜誌.46卷第3 2002.3.15.P.28,

顯示來台展覽的佛指骨,是上端有台階,中間有一直線,

下端如屁股有內凹的。但根據2007.3.11.卻認為它是影骨,真骨是直管,中有裂痕,且有一洞!

根據靈泉49P.18.照在惟覺大師背景的佛指骨;法海51期;2002.1.30.P.A《世界日報》竟是影骨;根據2004.5.25《香港文滙報》P.5.,到香港展覽的也是真骨!

 

像筆者也祇是業餘的佛學研究者,若我的說法沒錯!而自詡是「僧寶」的法師,若因您們的佛學常識不足,幾十萬人因你們而走迷,於心可安?